变形金刚 高达模型
海贼王 圣斗士 星战
科幻拼装 机甲成品 日系手办
美系周边 特摄周边 GK 扭蛋
好贴 网店推荐 新品速递 78潮玩 78动漫论坛
评测 实体商家 ACG档案 78军模 78军模论坛

第五章-第二卷 高达捕获计划-默认-机动战士高达00

 1.

    天人的战术预测员皇·李·诺瑞加和三位高达驾驶员——洛克昂·史特拉托斯、阿雷路亚·帕普提兹姆、提耶利亚·厄德在作为他们旗舰的多用运输舰“托勒密”的过道上见到了座天使高达的三个驾驶员。三国共同制定的“高达捕获作战”已经开始了十几天。自塔克拉玛干沙漠脱离的时候,洛克昂等人从座天使高达的驾驶员那里接收到了某宇宙区域的点数据。之后就奔赴去了那片宇宙区域直到今日的见面。这些座天使的驾驶员乘坐在卸除了武装的座天使上前来托勒密这件事倒是值得称赞。

    身为长男的约翰·托里尼蒂对出来迎接的皇他们微微的点头致意。

    “感谢你们允许我们登舰。我是座天使一号机的驾驶员约翰·托里尼蒂。”

    接着,次男米凯尔·托里尼蒂浮现出挑衅般的表情,边用嘲弄的眼光张望着皇等人边说。

    “座天使二号机的驾驶员米凯尔·托里尼蒂。”

    “座天使二号机的驾驶妮娜·托里尼蒂。”

    最小的妹妹妮娜·托里尼蒂开朗的做出V的手势。

    皇稍微有些语塞。他们更准确的说是米凯尔和妮娜的态度与高达驾驶员的感觉相差甚远,使她有些不知所措。刹那和洛克昂他们尽管性格不尽相同,但仍能感到肩担着使命的那种坚决,可米凯尔和妮娜却令人有像玩游戏一样驾驶高达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皇对他们说的第一句话稍显平乏无味。

    “啊很年轻呢而且名字”

    “我们有血缘关系,是亲兄妹。”

    约翰认真的回答。

    “这样啊啊,关于你们给与帮助的谢礼——”

    “喂,”妮娜探出身子打断皇的话。像是在说那些我们没有兴趣的事怎样都无所谓,“能天使的驾驶员是谁?”

    “哎?”

    把视线从瞪圆眼睛得皇身上移开,妮娜看向在墙边抱着胸的提耶利亚。

    “是你吗?”

    “不,不是。”

    提耶利亚用有些抗拒的音调否认后背过脸去。

    “——是我。”

    抓着通道墙壁上的导航把手,刹那移动过来。在约翰他们乘坐的大型运输舰接近托勒密的时候,为以防万一,他在能天使的驾驶座舱里警戒着。所以晚了一步过来合流。在所有人的注目中,刹那松开把手站到地板上。

    “我就是能天使的驾驶员刹那·F·塞耶”

    “你就是那个爱乱来的驾驶员啊。”

    妮娜一下子破颜而笑,从皇他们中间穿过,靠近刹那。

    “你这种地方我很喜欢呢。”

    说着,妮娜的脸向刹那的脸接近。刹那躲避着将脸向上抬。可妮娜长着雀斑的脸却没有停止。

    妮娜的嘴唇碰到了刹那的唇。

    大家都呆住了。这是怎么回事,一开始谁也没有搞清楚。对妮娜过于突然的行动,一瞬间,思考都停掉了。

    打破这沉默的是刹那。他用力将妮娜推开,擦着嘴怒吼道。

    “不要碰我!”

    “啊!”

    约翰抱住了被推开漂浮起来了的妮娜。

    “你对我妹妹做什么!”

    米凯尔大喊着掏出音波刀。音波刀开始震动。米凯尔对刹那用这样粗暴的动作回应妮娜的吻感到愤慨。

    “是你妹妹的不对吧。”

    洛克昂的告诫并没有对米凯尔起作用。

    “吵死了,这个虚伪的混蛋。想被剁碎吗?”

    “什么?”

    米凯尔将刀刃冲向洛克昂。洛克昂也打算应战一般紧皱起眉头。约翰和阿雷路亚感到两人中间劝止。

    “算了,米凯尔。”

    “洛克昂。”

    这时响起了不合时宜的尖锐电子音。

    “上吧,上吧,上吧!”

    发出煽动米凯尔一般话语的是紫色的独立AI式球形的小型通用机器哈罗。哈罗是与妮娜一起驾驶座天使三号机的,进行辅助的机动制御作用。与力天使高达的哈罗一样。

    接着,这个哈罗操着电子音插了进来。

    “哥哥,哥哥。”

    哈罗耳朵“啪嗒啪嗒”的动着,浮着接近哈罗。

    “哥哥,哥哥。”

    “哥哥?”

    洛克昂发出诧异的声音。

    哈罗在哈罗前面停住,高兴的转动机体。

    “想见你啊,想见你啊,哥哥,哥哥。”

    “你这家伙是谁,你这家伙是谁?”

    “哈罗,哈罗。”

    “不认得,不认得。”

    哈罗想要赶走麻烦的小干扰者,撞上哈罗的机体。被撞倒身体的哈罗跟着惯性漂起来,用呆滞的声音念着。

    “哥哥,记忆。哥哥,记忆。哥哥,记忆哥哥,记忆”

    哈罗在过道的深处消失,电子音渐渐远离听不见了的时候。过道里剩下的人全都不知该做如何反应。

    “嗯,那什么”

    将之前的事放到一边,皇轻咳两声说道。

    “总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进屋去谈吧。”

    “好的。”

    约翰点头。接到兄长的示意,米凯尔勉勉强强的将刀子收回到身上。

    皇带头,约翰、米凯尔、妮娜、洛克昂、阿雷路亚开始移动。

    刹那一声不响的瞪着托里尼蒂三人。擦身而过的时候,约翰没有看刹那,米凯尔露出厌恶的表情瞪着他,妮娜则抛了个媚眼。

    刹那目送三人的身影。

    (这帮家伙,新的高达驾驶员)

    真的?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被从阿里·艾尔·萨谢斯的阿格利萨攻击下救出的时候,刹那的确将座天使三号机的姿态和追求的高达——人类成不了的东西——的身影重叠到了一起。向那个机体伸出了手臂也是事实。并没有要否定某时期自己的感情的想法。但是,看到他们的言行,以后从内心深处涌了出来。

    他们真的有作为高达驾驶员的资格吗。

    刹那自身,被选为高达的驾驶员是因为有Veda的推荐。

    于是,这之后也不知多少次被问到。

    被别人、被自己——你有高达驾驶员的资格吗。

    称职的高达驾驶员的信念、理念、纠葛、觉悟、动机

    在刹那来看,托里尼蒂的三人,特别是米凯尔和妮娜,应该是缺乏这些东西的。给他留下的是没有内涵、轻浮的印象,洛克昂、阿雷路亚、提耶利亚他们是一起决心根除战争的战友他认为是同志。但是,对他们无法有同样的感觉。

    为什么选上了他们呢这样的疑问在刹那的胸中如同沉重的铅球一样鲜明的主张着自己的存在。

    冷不防的,刹那边上留下来的提耶利亚出了声。

    “头一次意见一致呢。”

    “什么?”刹那问。

    “不用说也明白的。”

    只说了这一句,提耶利亚就蹬着地板追在皇他们的后面。望着提耶利亚接近无表情的侧脸,刹那也抓着导航把手离开了这里。

    这之后要听约翰他们三人说话。

    那时候再下结论也不迟。

    托勒密的作战指示室里,战术预测员皇·李·诺瑞加同七位高达驾驶员坐在一起。托勒密所属组和托里尼蒂所属组面对面。不过,只有刹那·F·塞耶没有插嘴的打算,退开一步注视着托里尼蒂三人。

    “让我们进入正题吧。”

    皇说道。表情变得认真起来。收起托勒密舰长的职位,变换成管理高达驾驶员的面孔。

    “——为什么你们拥有高达?”

    “为什么Veda的数据库里没有那个机体?”

    提耶利亚接连的提出问题。

    但是,约翰的回答与期待的大相径庭。

    “这个不能回答。我们有保守秘密的义务。”

    “真遗憾。”像是逗弄皇他们一样,米凯尔夸张的耸了耸肩。

    “那太阳炉不,GN引擎是哪里供应的呢?”

    对于洛克昂的提问,约翰用了同样的话语回答。

    “非常抱歉,我不能回答。”

    “还是遗憾。”米凯尔用鼻子哼笑。

    “那么你们是为了什么来这儿的?”

    提耶利亚探出身子质问。脸上很明确表现出了焦虑。

    可是米凯尔却用嘲弄般的笑容回答他。

    “来拜见完全被旧时代的MS给打败了的笨蛋驾驶员。”

    “你说什么?”

    “什么呢,什么呢。嘿嘿嘿嘿。”

    提耶利亚好像连看着他都忍受不了似的,把脸转向皇。

    “我不说服,能让我先退席吗。之后向Veda交报告书。”

    “知道了。”

    带着眼镜看不见的针尖般的怒气,提耶利亚走出了作战指示室。

    “真可惜,要是女人的话我就会追上去了。”

    “米凯尔。”

    “是,是~”

    之后,妮娜“喂喂”着用手指戳约翰的胳膊。

    “约翰哥,我好无聊~去舰里探险了哦~”

    “可以吗?”

    约翰向皇征求许可。皇踌躇着点头答应了。

    “啊,好吧”

    “太好了~”

    妮娜一下子跳起来向自动门跑去,途中看向失望的刹那,冲他叫道。

    “喂,一起去吧?”

    刹那无视了她的话。

    “——去不去?”

    刹那就像假人一样一动不动,持续保持着沉默。

    肩膀突然被撞到。他有些茫然的转过头,妮娜那张雀斑脸正在用冷酷可怕的表情盯着自己。有着让人背后发冷的迫力。

    “不可以惹火我哦”

    在刹那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妮娜恢复了她的吊眼,浮现出笑容。刚刚那可怕的表情完美的消失了。

    她瞥了一眼刹那,就走出了作战指示室。刹那轻轻揉着被妮娜撞到的肩膀,再次回复了沉默的状态。

    目送托里尼蒂兄妹的小妹,皇把视线转回向约翰。

    “那么,只告诉我们这个可以吗?你们要用高达做什么?”

    “自然是根除战争。”

    “真的?”

    “你们是天人的高达驾驶员,我们也是。”

    “也就是说,会和我们合伙吗?”阿雷路亚问道。

    “笨蛋,怎么可能!?”米凯尔冷笑,“你们只会软弱的进行干涉,现在不还向我们求助吗?”

    “你什么意思?”阿雷路亚说。

    “字面上的意思。不要装傻了。啊?难道你是不完全的改造人吗?”

    “什么?”

    阿雷路亚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

    “哦,要打吗?”

    兴致勃勃站起身来的米凯尔被约翰用手制止了。

    “非常抱歉。我为弟弟的无理道歉但是,对我们下命令的人,难道不正是对你们武力干涉的做法感到质疑了吗?”

    “我们是被舍弃的棋子吗?”

    “请你们继续之前的作战行动。而我们会根据自己判断来进行武力干涉。”

    “你们在伊欧利亚·舒尔伯格的计划中是必不可缺的吗?”

    这话是皇尽了全力的讽刺,但是话语中的矛头也被约翰绅士的微笑迅速且巧妙的挡住了。

    “是与不是,由我们之后的行动来决定。”

    约翰的笑容没有停止。表面上看起来是采取了友好的立场,但以刹那为首的托勒密所属组却充分的感受到了那深藏在里面,像剪影一样显现出来的拒绝含义。

    刹那确信了。

    他们不是敌人也不是伙伴。也许目的一致,但不会成为同志或是伙伴。

    我们和座天使各走一边。

    (是谁把高达给了那种家伙的?)

    提耶利亚想要把懊悔嚼碎一样紧紧地咬着牙。

    在他心中有一种为了成就“根除纷争”这样崇高大业的纯粹使命感,相信负责将这大业具体化的高达驾驶员必须要抱有相应的自负、觉悟和骄傲。

    提耶利亚的这个想法比起刹那更加鲜明激烈。

    但是从托里尼蒂3人身上一点也看不到这些东西。

    提耶利亚看到他们只感到了一点。

    他们以在我们之上自傲。

    本来,驾驶员是为实现理念的实发部队,上下关系没有任何意义。最重要的是怎样完成目的,谁在上谁在下对于高达驾驶员是不需要考虑的。尽管那样,那个态度。触怒着人的感情。实际上,提耶利亚对他们一丁点好印象都没有。

    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时候的却受到过他们的帮助。他们的高达虽和德天使或阿格利萨不一样,但还是拥有高性能机体的。

    但是高达并不完全是为完成目标的手段,其机体性能并不是由驾驶员的优劣来决定的。那样趾高气扬的态度只能理解成将目的和手段本末倒置了。

    而且,提耶利亚想。

    他最不能原谅的是——他们的机体没有记载在Veda的数据库中这件事。

    量子型演算处理系统Veda,是构成天人的全部统筹、管理、组织基本的东西。他对Veda如同对神一般的信赖和信仰。他正是因为被Veda选中才能当上高达的驾驶员。提耶利亚对这件事一直感到喜悦和自豪。

    即使这样,连Veda也没有记载的机体拥有GN引擎,还自称高达,并出现了高达驾驶员。这样的事,提耶利亚是怎么也不能服从的。

    (总之,先用Veda来验证情报)

    提耶利亚抓着通道墙壁上的导航把手,移向他专用的房间。为与Veda联系而准备的他专用的房间。

    到了那房间门口的时候,提耶利亚惊讶的睁大眼睛。本来没有提耶利亚的登陆应该是绝对不会打开的房间入口打开着,里面漏出红光。

    “Veda的终端设备打开了吗?”

    终端设备是球形的房间,委身其中,提耶利亚可以和Veda连接,现在位于入口上方的天花板开了一个圆形的洞。

    从入口可以看见浮在终端设备里的人影。

    “谁在那里?”

    听到提耶利亚的声音,里面的人抬起头。一个脸颊分布着雀斑的红发少女——妮娜·托里尼蒂。妮娜蹬了下地板从终端设备里出来,一脸满不在乎的站在提耶利亚面前。

    “你怎么进去的?”

    提耶利亚压抑着情绪问道。

    妮娜比了个V字回答。

    “和平常一样进来的呗~”

    和平常一样?

    一般的人能够做到那样的事情吗?

    “你你们是什么人?”

    “秘密。”

    看着比着V字笑的妮娜,提耶利亚发出呻吟声扭曲了表情。

    在他心中对于托里尼蒂的猜疑更加浓重了。

    2.

    与托里尼蒂三人的会面结束了。

    他们像是来到托勒密的时候一样,约翰坐在座天使的驾驶座舱里,座天使的手掌上乘着米凯尔和妮娜以及哈罗回到他们的航舰。之后,托里尼蒂他们的大型运输舰离开了托勒密。

    “就这样简单的让他们回去好吗?”

    留在作战指示室的洛克昂问皇。阿雷路亚和刹那因为和他们的对话耗费了相当的精神,回去了各自的房间。结果就只剩下耐性较强的两个大人。

    “那边的情报真是套不出来呢。”

    “也不是这样啊。”

    看向洛克昂呆然若失的眼睛,皇微笑着回答后作战指示室的门打开来,整备员伊安·瓦斯提走了进来。

    “吆!”他抬起细瘦的手。

    “老爷子?”

    “你们说话的时候,我调查了那个座天使的机体哦。”

    看着竖起拇指的伊安,洛克昂吃惊又钦佩的笑起来。然后略微瞥向皇。

    “哈哈,不愧是战术预测员。”

    “自然。”

    他的脸颊松缓下来,再次转向伊安。

    “麻烦把报告书用独立终端交上来。绝对不可以输入Veda。”

    “知道了。”

    默许了皇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没有残留一点微笑。眼神严厉。

    伊安玩味着皇的话,点了点头给出了“了解”的回答。

    3.

    绢江·克洛斯罗德是在总公司设在经济特区·东京的报道机关JNN工作的女性。栗色的齐肩短发,半袖衬衫,喜欢短裤,爱穿矮跟单鞋。虽然脸上看上去有些年轻,但却有办事麻利、被上司欣赏、工作能力充分的职业女性感觉。

    天人登场以来,像其他的新闻媒体关系者一样,绢江也整日奔波于追踪他们引起的事变。但是,她稍显不同的是,在跟踪武力干涉的新闻同时,也着眼于天人录像信息中嘹亮宣读声明的老人——伊欧利亚·舒尔伯格。

    伊欧利亚·舒尔伯格是阳光发电系统的基础理论提倡者,被看为是非法武装组织天人的创设者。但他已经是200多年前的人了,这样一个人是现代开始活动的天人的始祖这样一个事实——从出现在录像信息这点也可以确定——极大地引起了绢江的兴趣。

    若个可以追踪到伊欧利亚的足迹也许就能搞清楚天人的全部。因为这个想法,绢江在日常的业务之外,又开始采访伊欧利亚相关的东西。兼顾两边都忙得天昏地暗,度过了无数难关后,她终于得到了解开200多年前大量的科学家技术者神秘消失事件这样的情报,这个辛苦由收视率这样的报酬形式回报过来。之后,绢江以这个功绩为筹码与直属上司的编辑主任直接谈判,希望能够继续关于伊欧利亚·舒尔伯格的采访,并勉勉强强取得了许可。绢江隐约有了某种预感。

    伊欧利亚·舒尔伯格的真正目的,并不是根除纷争,而是另有所求

    这也许是她作为记者的嗅觉。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察觉到了什么。绢江为了证实在自己心中萌芽的思想,更加精力充沛的行动起来。绝不放过一丝线索。但是和干劲相反,现在还没有掌握到确切的证据或者情报。徒劳使她的身体沉重不堪。

    真相的确就在那里,但却连触碰也做不到。

    这样进退两难的感觉,在绢江的心里越来越强烈。

    她离开了自己的编辑部,进到公司的休息室坐在硬长凳上,弯下腰深深的叹了口气。现在的身体一旦放松下来说不定就会从椅子上摔下去了。

    “前辈看起来很劳累呢。”

    进到休息室的青年向绢江搭话。协助采访的后辈,主要负责事务性的情报收集。

    “采访连续扑了空”绢江将头靠在休息室的墙上。可以的话,真想就这样睡过去啊

    “听说了吗,各阵营的官方发言?”

    “那个三国家联合的军事演习?”

    “嗯。八十七架MS严重损毁,战死者超过了二百人的样子。啊,前辈,要喝点什么吗?”

    “不用了,谢谢。”

    他从休息室配备的自动贩卖机里买了一罐咖啡,喝下一口润了润喉咙。休息室中飘起咖啡的香气。

    “啊,接着刚才的。”他用轻快的口气说道。

    “联合演习时出现了新的高达的样子哦。”

    “哎”

    随便做出回应的绢江,在慢了一拍睁开眼睛后冲着后辈问道。

    “新的高达?”

    “嗯。好像是当时在场的士兵的证言。不是确定的情报,但看样子多半是天人的杀手锏吧。”

    “——那个士兵的所属和名字知道吗?”

    绢江从长凳上站起身。被气势压倒的后辈稍微后退了一点。

    “消息是从井行先生那里传出来的,恐怕”

    井行是与JNN签约的自由现场特派员的名字。绢江也见过几面。

    “马上约他,拜托。”

    这话与其说是请求,更像是命令。

    新高达新的线索!

    抓到了救命稻草是不是就是说这种情况呢,她向。

    身体各处都涌出了力气。能做的事就全部都去做一做。

    绢江并不是想要独家新闻,只是单纯的想知道真相。

    和她所尊敬的父亲一样

    完成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联合军事演习的连们特装型旗帜式队登上了太平洋上航行的3艘美军运输航母。正是回国的途中。

    特装型旗帜式队的初期成员葛拉汉姆·艾卡上级大尉、霍华德·梅森准尉、达利尔·达持曹长在位于旗舰上的空母飞行员休息室里碰面。几个人无精打采,不知为什么没有了霸气。

    “不但没有完成任务,还失去了3名优秀的旗帜式战士。”

    葛拉汉姆无力的说。

    “我这个队长失格呐”

    “没有办法啊,队长。”

    霍华德喂葛拉汉姆辩解道。

    “根本没预想到会有新型的高达出现。队长是没有过错的。”

    葛拉汉姆微微苦笑着回应他。这时候说什么谢谢一类的话将自己的责任减轻就太对不住死去的三人了。这是葛拉汉姆最大的回礼了。

    “说到底性能也差的太多了。”

    达利尔抱着胳膊想开来的叹了口气。

    “起码要能有和高达同性能的机体的话”

    “特装型旗帜式可是我军最新的尖锐部队啊!”

    霍华德怒不可遏的反驳。

    “这我知道,但是”

    “达利尔,我们是旗帜式战士,有点骄傲吧。”

    的确旗帜式是很好的机体,葛拉汉姆看着两人的交锋这样想着。

    他对旗帜式是有爱的,并且也抱持着驾驶旗帜式立下功勋的骄傲。从自己的立场上,是比较偏于霍华德的,但却不能强求达利尔也这样。

    旗帜式的性能的确比高达差。

    但是,葛拉汉姆自身,阿札迪斯坦王国的内乱时,曾经有过驾驶旗帜式与狙击型高达交锋的经验。

    总之只能在战斗方法上想办法了,葛拉汉姆认为。

    然后,实践的机会就很快来到了。

    手机响起,向葛拉汉姆报告高达的出现。

    可是,听到它的预测降落地点——葛拉汉姆不由自主的惊慌起来。

    4.

    特装型旗帜式的技术主任雷弗·艾夫曼教授在他美国的MSWAD基地里的办公室里进行数据的验证。

    艾夫曼教授是精通机械工程、材料工学、电子操纵工学等一切工业领域的能人。拥有多数的博士称号,因看上其知识的深度和广度对旗帜式开发也会起到很大的作用,他还接受了特装型旗帜式前身作为高达调查队时候的军部的聘用。特装型旗帜式队的各个旗帜式配合驾驶员进行特制化也是由教授着手进行的。仅凭这一点就能了解到军部给与了教授极大的信赖以及教授自身技术力的高度。可能会显得有些废话,他还是特装型旗帜式队的技术顾问比利·片桐和天人的战术预测员皇·李·诺瑞加在大学时代的恩师。只是艾夫曼和片桐虽然知道皇短时间离开过战术预测员这个职位,但并不知道他现在加入天人这件事。

    艾夫曼教授被军部招聘的时候,他就用自己的视点和间接对天人和高达进行了分析。与媒体关系者想要探索现在发生的现象之间的因果关系来导出事实相比,教授试图用脑中的庞大知识、和与创设者伊欧利亚·舒尔伯格同样的科学家身份来摹写他的想法,以此推断出事实。而且,教授是早期预见伊欧利亚的真正目的并不是“根除纷争”而是有其他目的的少数人之一。

    实际上,教授的研究已经到了再稍需一些时间就能解明特殊粒子的地步了。

    他盯着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着至今为止的研究成果。

    嗯,教授微微的点了点头。

    (正如我猜想的一样,高达的动力发生机利用的是拓扑缺陷《topological

    defects,计算机物理用语》,那所有的条理就对上了。高达的机体数量稀少的理由,需要两百年以上时间的问题也可以解释了。)

    教授操作键盘,进一步需要的数据出现。

    (那个动力发生装置的环境是——木星)

    木星。只有在那个高重力的条件下才有可能的加工作业。

    但是即使航行到木星,完成这些也是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这样的事可能仅凭个人之力吗?

    假设即使是那个伟大的发明家伊欧利亚·舒尔伯格也

    那时的艾夫曼教授感到自己的思考陷入了瓶颈。

    一百二十年前——

    一百二十年前那个载人木星探查计划。

    集结了地球的技术力,承载着开拓新人类的可能性这样轰轰烈烈的称赞被送出的巨大银色宇宙船。当时,它出发的热潮席卷了整个世界。然而之后,这个宇宙船因为故障再没有回到地球。

    如果,这个计划的真正目的并不是载人探索木星,而是另有目的的话

    (那个计划与高达的开发有关联吗)

    也有“怎么可能”这种想法。但是,这之外,再想不到实现高达这种特殊机体的方法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伊欧利亚·舒尔伯格的真正目的果然不是“根除纷争”)

    艾夫曼的思考被中断了。因为感到了视野的尽头发生了变化。

    在空中游荡的视线落回到了电脑屏幕上。

    那里,什么也没有了。应该显示的数据全部消失了。仿佛一开始就什么也没有一般,一个数字也没有了。

    “怎,怎么了?”

    教授试着敲击键盘,但是什么反应也没有,画面还是虚无的一片。

    艾夫曼教授纳闷的看着屏幕,随着轻轻的一声电子音,屏幕中央的左端出现了显示文字的光标。这个光标从左向右华东,列出一排文字。

    这排文字是这样写的。

    “Youhavewitnessedtoomuch(你知道的太多了)”

    “什么?”

    教授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同时,MSWAD基地内的警报响了起来。

    是通告新型高达强袭灾祸的警报。

    3架座天使高达正向着位于美国的MSWAD基地降下。机体上的全方位电子屏可以一览基地全貌。

    “目标地点到达。妮娜,和我对接,一口气歼灭他们。”

    约翰冲辅助窗上显示的妮娜说。

    “了解~”

    妮娜比了个V字又眨了下眼。

    约翰他们接到的命令是破坏MSWAD基地。给予MSWAD彻底的打击,让其彻底失去作为部队的机能。约翰驾驶的座天使一号机的GNLauncher(使用GN粒子的火炮)是最适合完成这个任务的。

    妮娜操纵三号机转到一号机背后,将GN手枪的前段分离开来,GN缆线伸长。座天使三号机是为支援其他座天使战斗这目的开发出来的,不光可以索敌,还可以补充GN手枪用的GN粒子。另外这个GN手枪在座天使二号机上也有装备,由二号机向一号机实行能量供给也是可能的。座天使一号机的GNLauncher在由三号机进行能源供给的时候是GNMegaLauncher,而由二号机和三号机同时供给的时候就会成为GNHighMegaLauncher。由于这次任务的规模,为防备基地方向的MS,二号机需要担任防卫角色,所以就选择使用GNMegaLauncher。

    座天使一号机将右手拿着的GNBeamRifle(GN射线来福枪)连接到装备在右肩的GNLauncher上作为握柄。折叠着的GNLauncher的炮身展开,变成两倍长的GNMegaLauncher。

    左后,由三号机的手握住GNMegaLauncher根部出现的栏杆一样的握柄,固定住机体。准备全部完毕。

    “高浓度GN粒子传输。”听到妮娜的声音。GN粒子的充填率开始上升。

    约翰眺望着下方的MSWAD基地的样子。

    各处的士兵熙熙攘攘的跑出来,抬着头看向这里。已经晚了,他们的命运约翰扣一下扳机就能决定。接着,约翰打算彻底的破坏基地设施。出现怎样的损害他都不会吝惜的。交出结果,这就是约翰·托里尼蒂作为高达驾驶员的全部。

    “GN粒子输送完毕。”

    “了解。”

    狙击专用的传感器从约翰的面罩上滑下,眼罩上出现准星。这里面,约翰的眼睛牢牢地对准了MSWAD基地。

    “座天使一号机,GNMegaLauncher,射击。”

    约翰的手指扣下了扳机。

    劈开空气的冲击音,GNMegaLauncher的炮口射出深红的粒子光束。几乎可以吞掉单台MS的巨大粒子光束将铺着水泥的跑到挖开化为焦土。

    粒子光束的射击没有停止。

    座天使一号机移动着GNMegaLauncher的射线,像拉着地面上的黑线一样破坏着基地内的设施。

    收纳库、材料库、武器库、整备室像被碾过一样在绯红的光条下变成烧焦的钢筋和瓦砾。里面的士兵们感到痛苦的时间也没有就蒸发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掉了。

    座天使一号机变本加厉的继续着破坏。

    士兵的宿舍、上级士官的办公室、技术研究部的大楼,引导飞机的管制塔全部烧毁、溶解、倒塌,严重损坏,爆炸的火焰团团升起。

    时间上花了还不到2分钟。

    被GNMegaLauncher的粒子光束持续照射的MSWAD基地,连反击的空暇也没有,就那样变成了碳化的土堆和坍塌的建筑物,完全的沉默了。一片肉体也没有余下的死者里也包含特装型旗帜式的技术主任雷弗·艾夫曼教授。

    “任务终了。”

    确认了自己成果的约翰,将GNMegaLauncher的炮身折起恢复了座天使一号机平时的状态,三号机也停止了GN粒子的注入离开了一号机。

    “啊哈哈哈哈哈!呀呼!”

    座天使二号机驾驶员米凯尔·托里尼蒂大声称快的笑着。

    “不愧是大哥,做事还真是无情啊!”

    对听到这话的人说稍显刺耳,但对米凯尔来说是称赞。

    正因为知道这点,约翰什么也没说。

    “米凯尔、妮娜。”

    约翰正想对他们说“撤退了”的时候,电子警报音响起。显示屏捕捉到了正在接近的12架MS。

    约翰操纵辅助窗,将接近中的机体放大。

    “旗帜式啊。”

    “哎哎,来了哦来了哦。小喽啰一大堆!”

    米凯尔发出兴奋的声音。

    采取飞行形态的葛拉汉姆专用的联合旗帜式特装型和11架特装型旗帜式编队向MSWAD飞来。基地烧焦的惨状正暴露在释放着红色粒子的三架新型高达面前。

    “队长,新型的三架高达!”

    “看也知道!”

    葛拉汉姆在和达利尔的通话里怒吼道。

    向塔克拉玛干沙漠出发时还整齐有序的基地如今已经连一点影子也看不到了。压倒性火力的破坏。这样的惨状看在眼里,葛拉汉姆的脑髓里奔腾着愤怒的热流。这些混蛋

    “对我们的基地”

    这时,通话提示音响起,辅助窗弹出。摁着一边手臂的片桐出现在上面,脸痛苦的扭曲着。全身是血污和尘土。

    “片桐!”

    “葛拉汉姆教、教授他艾夫曼教授他”

    “你说什么!?”

    瞪大的眼睛一瞬间变得凶暴。

    从塔克拉玛干沙漠再到大本营,如果放那帮家伙为所欲为的话

    打算玩弄我到什么地步!

    葛拉汉姆猛敲控制台,把怒火换为斗志。

    “忍无可忍了,饶不了你们,高达!”

    葛拉汉姆操纵操纵杆,ionplasmajet(离子等离子体射流)喷出,爱机旗帜式向着3架高达猛冲过去。

    “撤退了哦,米凯尔。”

    座天使二号机的座舱里传来约翰的声音。

    “为什么啊!”

    米凯尔露骨的表示着不满。如同食欲旺盛的小孩子吃不饱肚子时发泄不满的脸。大哥和妮娜是干掉了基地,我可是还什么都没有做啊。欲求不满着呢!

    “让我稍微玩玩啦,大哥。”

    说着,米凯尔不等约翰的回话就将座天使二号机上升,与单个冲来的黑色旗帜式对峙。

    “米凯尔。”

    “干嘛啊,马上就好了。”

    对手只是个旗帜式而已。

    “破坏、蹂躏、歼灭吧!——上吧,獠牙!”

    二号机护板处射出6支金属牙,向敌机扑去。

    逼近旗帜式眼前的六支尖牙各自灵活的旋转着,如呐喊武器一般,想要贯穿机体似的四面八方发射出粒子光束。第一次看到的武器,没有高度的技术力是不可能完成的吧。忍不住想要赞赏高达呢。但是——

    “这个怎么样!”

    葛拉汉姆迅速拉动操作杆轻松躲开了六个獠牙的攻击。雷弗·艾夫曼留下的特制旗帜式也不是装门面的。用线性步枪射击牵制住“有护板的高达”(一种高达的类型。装甲厚重到不需要盾牌,并装有反坦火炮的超重量型的MS,联合士兵称其为护板配备型)。敌人的行动停止了。

    “全体注意了,D阵型把高达包围住!”

    特装型旗帜式队遵照队长的命令变为3机一组的队形,反复着一击即退的波状攻击。对这高达的机体玩闹一样的用线性步枪进行攻击。眼见敌人的行动渐渐迟钝起来,被特装型旗帜式队的攻击玩弄着。

    “有护板的高达”并没有习惯遭受战术水准的攻击。或许这是打倒高达的一条明路,葛拉汉姆想着。

    但是,这时,一架特装型旗帜式离开了编队向高达接近。

    “霍华德!”

    听到了战友达利尔·达持曹长的喊声。

    但是霍华德·梅森准尉依旧加速向“有护板的高达”接近。

    也知道无视了队长的命令会上军事法庭——如果能够生还的话。

    即使如此,他还是只想采取这种行动。

    霍华德对旗帜式有着可怕的挚爱,也可以说成是执着。

    那时他还是新兵飞行员的时候的事了。联合选定了包含旗帜式在内的多种MS为候选机,准备代替至今为止作为军队主力机的联合实战式,成为今后军队主力。霍华德偶然得到了见到这些候选机的机会,在那其中,旗帜式那卓越的性能令他着迷。并且旗帜式的测试飞行员是他尊敬、敬爱的葛拉汉姆·艾卡。

    而且,旗帜式作为今后主力机种的时候,霍华德由葛拉汉姆推荐,被选入了旗帜式战士。

    被尊敬的长官选到喜爱的机体可以和这个机体一起在空中飞翔了。这是霍华德·梅森自豪的源头。在航母中反驳达利尔说的“起码要能有和高达同性能的机体的话”,也是因为这个。

    所以霍华德驾驶旗帜式冲向高达。

    霍华德操纵的旗帜式由飞行形态变化成MS形态。

    “旗帜式special”——平安变形完了,他的心情更加高涨。

    这样是不是更加接近队长些了呢。

    不,还没有。现在才开始。现在才开始的。

    为队长和自己喜爱的旗帜式的战斗。

    霍华德让旗帜式手持音速刀向“有护板的高达”袭去。

    “给你好看,高达!”

    音速刀的刀刃高速震动,高高举起的音速刀朝向敌机砍下。“有护板的高达”抓住装在右肩的巨大的实体剑将其挡住。可是,优势在冲来的一方。旗帜式逐渐开始将高达的实体剑压下。怎么样——!

    “这就是旗帜式的力量!”

    看着屏幕上映出的音速刀与GN破坏大剑接触发出的光,米凯尔的表情逐渐阴暗下来。慢慢的闪着青白光的刀刃靠了过来。

    “就、就这样被干掉”

    砍在一起的刀剑间,激烈的火花四散。如果被砍到的话,就算是高达也不会好受。

    肯定会受伤——可不是擦伤那种程度。

    米凯尔抿嘴一笑。

    我会被干掉?

    啊哈哈哈哈哈哈,笨蛋!

    “那是不可能的吧!”

    米凯尔打了个响指。眼前的旗帜式嘭咚一声就全身抽搐起来。一共5回——嘭咚、嘭咚,敌人的机体追之摇晃着。最后是头部沉了下去。覆盖旗帜式颜面的素子传感器的光消失了。

    GN獠牙刺在了旗帜式的头、两腕、身体和两脚上。GN獠牙前段的光束刃可以做到缠绕物体,它那红色的刀身将黑色的机体贯穿。

    旗帜式失去力量缓慢的降下。

    “霍华德·梅森!”

    葛拉汉姆大叫。

    这时,听到了混杂在电子音中的霍华德的声音。

    “队长”

    “霍华德!”

    “队长旗帜式”

    屏幕上闪烁出橘色的闪光。是霍华德的特装型旗帜式爆炸了。通信也中断了。

    夺取霍华德生命的六支枪头被“有护板的高达”收纳起来。三架高达像在说如今已经没有什么事一样转身从基地上空飞走了。

    葛拉汉姆只能目送他们离开。

    “队长!”

    “不要鲁莽的去追!”

    葛拉汉姆喝下达利尔的话。现在追上去复仇也只是会被杀掉而已。并不是针对旗帜式说。这是事实,葛拉汉姆说过的。

    但是,是悔恨的。懊恼从全身上下的毛孔喷出来。为了压抑这懊恼,葛拉汉姆不得不尽全身力气的紧握住两手的操纵杆。手套被握得唧唧嘎嘎的响。呀也要的嘎吱嘎吱直响。

    葛拉汉姆把视线拉下。被粒子光束烧出痕迹的地面上画着黑线。从倒塌的建筑物弥漫出来的黑烟徐徐升起。

    看到这副光景,脑中只浮现出“败北”这两个字。MSWAD基地让敌人侵入,尽情的破坏,然后又没报一箭之仇的放走了敌人。

    这不称为屈辱还能称为什么呢。

    “教授霍华德到底要让我丢几回脸才满意啊高达!”

    葛拉汉姆吐出的话包含着诅咒。

    这时,葛拉汉姆还没有觉察到这诅咒正在扭曲腐蚀他的心。

    5.

    托里尼蒂队突袭了MSWAD的消息不久就传到了托勒密上的高达驾驶员和船员那里。当然,并不是托里尼蒂报告的,而是从天人在地上的代理人那里得到的情报。

    这样的任务,从没听到过计划或者报告,可以说对他们是一个晴天霹雳。皇和其他4名高达驾驶员聚集在之前与托里尼蒂对谈的作战指挥室。

    “说是那些家伙袭击了美军基地?”

    洛克昂这样问皇。

    “目的呢?”

    阿雷路亚也把头转向皇。

    “不清楚啊。”

    “Veda也没有得到情报的样子。”

    “擅自行动吗。”

    提耶利亚不屑的说。

    洛克昂耸耸肩,用讽刺的口气说。

    “喂喂~他们这么做岂不是会对我们的责难变得更加厉害。”

    时间对天人的评判有很多,简单来说认为他们是“恐怖组织”的占了绝大多数。虽然并没有怎么想讨好世间,但要承担自己没有做的事引来的恶评,还是叫人不怎么痛快。特别是关系称不上好的托里尼蒂队惹出来的事,就更加会感到不爽了。

    刹那想到。

    从托里尼蒂队现身开始,就一直思考。

    这想法好像从刹那嘴里溢出来一样断断续续的漏了出来。

    “是驾驶员吗?”

    一起回头冲向刹那的皇、洛克昂和阿雷路亚都稍微有些惊讶。只有提耶利亚静静的注视着刹那。提耶利亚也和刹那一样强烈的怀疑着。

    “托里尼蒂——那帮家伙真的是高达驾驶员吗?”

    谁也没有回答。

    驾驶高达的就是高达驾驶员,如果驾驶员的定义是这样的话,应该就是吧。

    但是,总觉得的不能对这个解释感到释怀。

    刹那相信的高达——怀着骄傲冠上高达驾驶员这个称号的人,是更加不同的,他心中一直这样固执的认为。就算是为根除纷争而战,并努力用高达去实现这一点上一样,但更根本上有什么是不一样的是什么现在刹那还没能发现。

    如果,刹那想。

    如果那些家伙并不是高达驾驶员的话

    那个时候我

    “小心点啊,露易丝。”

    沙慈·克洛斯罗德对女朋友露易丝·哈利维说。

    两人现在在位于东京近郊的国际机场的候机大厅。因为露易丝要利用高中定期考试假期,暂时回去故乡西班牙一趟,出席在那边举行的表兄的结婚典礼。因此他来送机。

    “好久没有回去西班牙了,悠闲地待一阵子也可以哦。”

    说着,沙慈将装着东京特产的纸袋交给露易丝。

    “问父亲和母亲好。”

    沙慈认识露易丝的母亲。前阵子为了叫回露易丝,母亲特意从西班牙赶来。那时沙慈和母亲有过一次争吵,但之后露易丝的笼络作战起了作用,使关系变得融洽。母女俩很像呢,沙慈觉得。露易丝强势的魄力是母亲的遗传吗不过对沙慈来说,露易丝母亲回国后,安抚寂寞而嚎啕大哭的露易丝更加费神。

    “不许有外遇哦。”

    “哎?”

    一时间,什么也说不出来的沙慈眨着眼。

    “不许有外遇哦。”

    “不会啦!”

    啊啊,沙慈挠挠头。一想到短时间内这样的拌嘴也做不了了就变得寂寞起来。

    露易丝突然向前一部,闭着眼睛抬起头。

    “什,什么?”

    虽然多少有点明白但还是试着问了下。

    “分别的亲亲。”

    “哎?”

    真的是!?

    “亲亲~”

    “那,那种事”

    在这么多人看着的地方

    “做,做不来了啦。”

    沙慈带着哭腔说道。本来,我们还一回都他这样在心里找着借口。

    真是的,露易丝露出闹别扭的表情睁开眼。

    “沙慈太放不开了。”

    哪里,是你太放得开了吧。沙慈在心中想。

    “但是这样的沙慈很好啊。”

    “露易丝”

    “我走了哦。”

    “嗯!”

    如果是电影或电视剧,这种时候应该热烈的拥抱吧,但是沙慈并没有这样的胆量和本事。

    不过,这样就好,沙慈想。因为露易丝笑着说“这样的沙慈很好”。这样的心意,沙慈很高兴。

    露易丝回来要给她惊喜。为此假期里的打工一个接一个。她会是什么表情呢。一定最开始是惊讶,然后对我笑吧。现在开始就可以期待那个时候了。

    所以,沙慈冲着走向国际出发入口的露易丝愉快的挥手。

    微笑着目送混杂进入人群里的女友。

    他并不知道这之后他再也看不到她明朗的笑容。

    今后,他会对这时候的事感到极大的后悔。

    为什么眼看着她走掉了呢。

    即使不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但当时为什么没有留住她呢。

    今后,极大的悔恨也深深扎根在他心中。

    对高达的憎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