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金刚 高达模型
海贼王 圣斗士 星战
科幻拼装 机甲成品 日系手办
美系周边 特摄周边 GK 扭蛋
好贴 网店推荐 新品速递 78潮玩 78动漫论坛
评测 实体商家 ACG档案 78军模 78军模论坛

第五章 Socius的挑战-默认-默认-机动战士高达SEED ASTRAY

 

由PLANT开发的巨大人型兵器“Mobile Suit”,凌驾了在其之前存在的所有兵器。 

从开战经历了一年以上的现在,以物量取胜的地球联合面对PLANT的ZAFT军,仍不能取得胜利,Mobile Suit的存在影响非常大。 

当然,面对Mobile Suit的威胁,联合也不会坐视不理。在首战就受到了来自Mobile Suit的巨大打击的联合军,立刻也开始着手我军的这种新型兵器的开发。 

Mobile Suit,是大大改变当时既存的概念,全新的兵器。可是,有关开发的技术的障壁不高,全部都是既存的技术的集合体。为此,联合的Mobile Suit开发,在没有大的障碍下推进了。 

地球联合,从二个途径进行了Mobile Suit的开发。 

一个,是以地球上的巴拿马基地为中心,量产机的开发计划。 

这个是以做出考虑了量产性和操纵性的机体作为目的,结果,GAT-01“Strike Dagger”被制造出来了。 

Strike Dagger,不仅量产性出色,而且因为将光束武器作为标准装备,所以比起ZAFT军的主力Mobile Suit的“Ginn”,在攻击力方面要优胜。 

另一个开发途径,在中立国奥布的殖民卫星“Heliopolis”进行。 

这个,可以说是相当特殊的状况。奥布是不属于地球联合的中立国。当然,无论是与联合还是与其敌对的PLANT都构筑着中立的关系。 

本来,不会以军事目的合作的中立国奥布,会与联合的Mobile Suit开发拉上关系,有着奥布特有的想法。奥布,从建国开始就采用着中立政策。可是,要在激化的战争中保持中立,需要与之相称的[力量]。用于保卫本国的力量。那个除了Mobile Suit以外就没有其它可能了。像联合一样,奥布也需要Mobile Suit。 

但是,关于对联合的Mobile Suit开发的合作一事,奥布的乌兹米代表完全不知道,可以说这是一部分人的恣意妄为。

地球联合与奥布,双方利害关系一致的结果,就是由Heliopolis的曙光社,负责联合的Mobile Suit的开发。(之后,奥布使用联合提供的技术,开发了本国防卫用的Mobile Suit,MBF-Ml“M1 Ashtray”)。 

在奥布的殖民卫星,Heliopolis的开发计划,以与地球上的量产机的制造完全不同的方向推进。 

在这里的开发,是灌输了联合全部拥有的技术,特殊机体的制造。 

地球联合将开发这样的机体作为必要,是有理由的。连Mobile Suit也未曾使用过,没有运用实际成绩的联合,对于怎样的技术和装备对Mobile Suit来说有用,在各种状况下又怎么运用才好,还有为了实用性而生的资料,一点也没有。即使兵器完成了,如果不知道物尽其用的方法,就等于让宝物白白腐朽。 

基于上述理由,在Heliopolis的开发,是将量产性置之度外,制造出加入了所有技术的特别的规格的实验机。最终诞生了各自拥有不同的性能的五架Mobile Suit。 

全部五架机的基础体GAT-X102 ,Duel;重炮击战用的GAT-X103,Buster;拥有背包换装系统的GAT-X105 Strike。 

另外接近战用的GAT-X 207 Blitz ,骨架构造使用特殊的类型,装甲装备着拥有完全的光学迷彩能力的幻象化粒子系统。 

还有,五机中拥有特异形态的GAT-X303,Aegis,可以变形为Mobile Armor。 

五架机的开发被顺利推进了,不过,在将要完成之前遭受了预料不到的事态。 

联合的Mobile Suit开发的事实被ZAFT军知道,Heliopolis受到了奇袭。结果,开发的五架机里面,四架被ZAFT军夺取了。联合的手中,只剩下一架Strike。 

Strike与在Heliopolis开发的新造战舰大天使号一起逃往地球。ZAFT军,在追击的同时将夺取的联合Mobile Suit引入实战。大天使号和Strike,在到地球为止的路程上,与追击的四架机多次交战。 

为此,联合讽刺地得到了关于全部五架Mobile Suit某种程度的运用数据。对于Strike以外的四架机,是作为敌人对峙而得到的数据。可是,那些资料,是确实在实战得到的数据,是用试验所不能获得的贵重品。同时在与ZAFT军的战斗中,联合成功得到了自己所想不到的使用方法的数据。譬如,注意到Duel在远距离的武器、推力方面比较脆弱的ZAFT军,立刻开发了Assault Shroud这个追加装备。这个装备,在接近战中能分离,Duel既没有失去近距离方面的性能,也成功提升了远距离方面的战斗性能(这个装备本身,是将原本以Ginn用而开发的东西转用而成)。 

大天使号的战斗数据,在突入大气层之前传给了地球联合军的第八舰队。 

数据,立刻活用在巴拿马基地进行着的量产机的开发上。 

可是,仅仅是这个是不可能让Mobile Suit投入实战的。 

其实,对于联合军来说,关于Mobile Suit的运用方面,有着ZAFT军没有的大问题 

那就是驾驶员的问题。 

为了驾驶Mobile Suit那样复杂的兵器,必须拥有敏锐的反射神经和高判断力。通过基因操纵的调整者,天生就有着这样的能力。Mobile Suit诞生于调整者的世界“PLANT”,所以这是必然的结果。 

如果由自然人驾驶Mobile Suit,虽然能做出使其步行等基本行动,不过要对应状况流动性变化的战斗是不可能的。无论制造出怎么优秀的兵器,如果没有驾驶员,不过就是废铁一堆。 

解决了这个问题的,就是从大天使号带来的数据。 

Strike与被夺去的四架机的战斗数据,为自然人驾驶MS用的OS开发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这些数据,成为了在各种战斗状况下,提示Mobile Suit应该采用怎样的对应的蓝本。以其为基础开发的自然人用OS,是将状况进行某种程度的模式化,让Mobile Suit自行对应。 

作为结果,反射能力很低的自然人配合经过优化调整的机体,也能参与战斗行为了。 

就这样,驾驶员的问题,靠大天使号带来的资料得到了解决。 

可是,在联合内,除了自然人用的OS以外,有关Mobile Suit的操纵问题,也从多方面途径进行尝试。 

其中的一个,用自然人制造出为操纵Mobile Suit而特化的人的计划,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他们是通过用外科手术在脑内和分泌腺内植入微植入物,幷且,使用γ- Glipheptin这种药物的缘故,将耐力和反射速度提高到极限之上。这样的结果是,他们虽然是自然人,但是获得了操纵Mobile Suit必要的能力。 

同时,他们因为在训练中被施加了心理控制(一种洗脑),搭乘Mobile Suit的时候,对战斗不抱有恐怖心理,而且也施加了增加对敌人的凶暴性一样的暗示。 

他们使用的γ- Glipheptin这种药物,对被改造了的肉体来说,已经是必需药物,需要定期性投药。 

这个,骤眼一看的话会当成是弱点所在,不过,对于军队来说,用药物束缚住他们,预防逃脱和叛变等的效果也如期待那样完成了。 

这样,地球联合使用Mobile Suit已经准备就绪了。 

可是,知道在制造的过程,有多少计划失败了,被埋葬在黑暗的事的人为数极少。

 

Mobile Suit之间在战斗着。 

不,如果要准确地表达,那不是“战斗”。3架Mobile Suit向1架Mobile Suit单方面地施加攻击。被攻击的Mobile Suit,虽然时常象尝试反击一样地将右手上拿的枪转向对方的Mobile Suit,但是那把枪没有喷出火苗。 

这里是建造在深深的地下的Mobile Suit用的实验设施。 

巨大的半圆形屋顶里的Battle Field,是通过挖空坚硬的岩盘而做成的。内部岩石的表面,被特殊的装甲覆盖着。这样制造是为了即使拥有高破坏力的Mobile Suit们进行战斗实验,设施本身也不会被破坏。 

“喂喂,这样的话怎么进行机体的试验啊” 

施加攻击的Mobile Suit之中,有一位驾驶员发牢骚。 

“没错吧,连反击也没有,真没趣。” 

“…… 

施加攻击的另外两架机里面,一个人赞同,另一个人不出声地点了点头。 

攻击的三人所乘坐的Mobile Suit,拥有各自异样的身姿。 

一架,是全身都是炮的机体。另一架,有着巨大的翼。最后的一架,背部装备着不知道用来干什么的象巨大的伞一样的组件。3架机与ZAFT军的Mobile Suit相比,有着明显不同的特征。 

另一边,受到攻击的Mobile Suit,是在战场上常见的Ginn Type。但是,和普通的Ginn不同,这台机体全身各处都有大大的联合军记号这表示那台Ginn,是被捕获联合的机体。 

联军,为了进行Mobile Suit的实验和数据收集,回收了战斗中被废弃的Ginn,拥有大量修理复原的机体。这架机肯定是其中一架。 

“嘿,说不定对那家伙来说,攻击是不可能的。那家伙,制造出来时就不能攻击我们自然人。真可怜哦。” 

和言词的意义相反,从驾驶员的语调来看,丝毫可怜的感情也感觉不到。 

“那么,一口气,赶快将他干掉吗?” 

“看招吧” 

三架机一齐对Ginn发动攻击。 

标上联合记号的Ginn,完全没有反抗的样子。象死心了一样地停止了移动。 

无数的光束,在简直象被定好了的轨迹上飞奔,些许偏差也没有地,射进机体里面。 

下一个瞬间,Ginn不留原型地被破坏了。 

没有爆炸。原本靠电池活动的Mobile Suit,如果背包使用的推进剂没有被击中是不会爆炸的。但是,如果受到这样的攻击,背包也会有损坏。恐怕,这台Ginn没有爆炸,是因为开始的时候就只填充了少量的推进剂吧。 

 

在某台Mobile Suit的驾驶舱中,有人一直看着这次的战斗。 

“好象结束了……接着是轮到我要战斗,和死了吗?” 

那人发出的言词,没有充满什么感情。不仅没有悲伤,连对死亡的害怕也没有。对在眼前展开的不讲理的战斗连愤怒也没有。只是,认识到了事实。 

他的名字是,Eleven?Socius。 

在那个肃穆的脸孔浮现的表情中,还带着稚气。恐怕是十到十五岁左右吧。可是,一点少年该有的明快和年轻的干劲之类的东西也没有。从他身上,感受不到一点“热”。 

带着青色的头发,被理得很短。看起来好像藏在蓝色的前发后面的瞳孔,如同冬天的大海一样地蓝。幷且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皮肤的颜色。那简直是象死者一样、病态般的青白色。 

苍白匀称的脸孔浮现的表情淡漠。 

哪怕只是一刹那看到他的人,也无法忘记那令人印象深刻的身姿。有着没有生气的人偶之美的少年。他拥有的病态美夺人魂魄。 

Eleven?Socius,穿着联合军的驾驶服。体格异常地纤细,看不出拥有士兵般的肉体。为了作战而穿的驾驶服,给人不相称的印象. 

但是,尽管如此他的肌肉力量比怎样壮实的士兵都要强。象柳支一样的那个身体,隐藏着从外表所不能想象的高战斗能力。 

要问为何,因为他是为战斗用而进行基因调整的调整者。

 

乔治·葛伦说出自己是通过遗传基因操作的人,调整者这个存在出现在世间的时候,最初关注这个存在的是军队。 

这个时代还没有象现在一样形式的地球联合,更不用说跟调整者的战争的开始,那是谁都没有预想到的时候。 

通过操纵遗传基因,做出战斗力特化的士兵。 

这个计划,一边怀着人道的问题,一边也实际进行了。所谓军队,如果极端说是“以杀人为目的的组织”,人道的问题是不可能抑制他们的。 

可是,为了避开无意义的纠纷,计划需要暗中进行。 

计划是使用军队的设施,慢慢地推进了。 

自研究开始后数十年,时代迎来了世人所谓的调整者?婴儿潮。 

在这个时代,人们寻求安全廉价的调整者制造技术,遗传基因操作技术飞跃性地提高了。 

不久,在月球和地球之间重力平衡的地域的其中一个,拉格朗日4殖民卫星群中,用于遗传基因研究的专用殖民卫星被制造了。遗传基因操作,有着如果走错一步就会对地球环境带来不可挽回的破坏的可能性。为了防范于未然,在这个殖民卫星内部,设置了多重特殊设备。 

殖民卫星,得到全世界的企业出资,进行了有关所有遗传基因的研究。 

军队的战斗用调整者开发,也将舞台转移到这个殖民卫星群。 

受到了时代的支持,计划加速度性地推进。 

但是,尽管如此,要做出新的人类的这个计划,与普通的兵器开发相比,仍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 

由计划制造出来的调整者,等到成长到某种程度之后,被施行了战斗特化的训练和教育。为此,在问题暴露之前,至少也需要十年的光阴。 

多年实验的结果,表明了要使诞生的调整者拥有高战斗能力幷不是难事。本来即使是通常的调整者,也有着大大超越自然人的战斗力。 

问题在另外的部分。他们不容易接受心理控制。 

组合优秀遗传基因而制作出来的调整者,精神方面也很强,对违犯理智的教育、洗脑等,有着相当高的抵抗力。 

即使战斗力有多高,不听从命令的士兵,是没有意义的。不,某个意义上那是比敌人更危险的存在。 

同时,发生了在初期阶段制造的调整者的其中一部分逃脱了这样的事件。 

作为必然的结果,开发计划的重点转移到心理控制上。 

军队着眼于人类原本就拥有的“服从基因”。 

如果利用“烙印效果”使用这个基因的话,应该可以无视那个人的意志,支配其行动原则。 

进入了新的阶段的战斗用的调整者开发计划,被命名为『Socius计划』。那是在拉丁语中意味着“战友”这样的言词。 

Socius计划,花费了庞大的预算和悠长的岁月,渐渐地获得成果。 

可是,意外的事态发生了,研究被中止。 

地球联合和调整者之间的战争爆发了。 

调整者成为了地球联合的人类的敌人。 

在『Socius计划』里面,依靠“服从基因”的心理控制,取得了某种程度的成果。可是,尽管如此还不能说是完全的。即使稍有些微背叛的可能性,制造强化了战斗力的调整者,联合是不容许的。 

军队打算决定中止『Socius计划』的时候,碰巧出现了继承那个的企业。 

那个企业,承包了地球联合的Mobile Suit开发(这个企业,背面与呼吁排除调整者的“Blue Cosmos”有关系)。 

对于Mobile Suit开发,调整者的存在是不可缺少的,为此利用了『Socius计划』。 

经历种种严酷的实验的调整者们,象消耗品一样地被使用。 

天生基因就被印上服从自然人的他们,不声不响地负责这个任务。对他们来说,能为自然人工作,是活着的唯一喜悦。 

不久,联合的Mobile Suit的量产机开发以及自然人用的OS完成了。 

连将自然人强化了的驾驶员也诞生了的这个时候,他们完全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Eleven?Socius,就是为此而生的调整者。 

作为调整者的他,可以经常理智性地思考,已经很好地明白自己的作用结束的事。 

“已经,不能为自然人工作了。” 

这样考虑的时候虽然遗憾的心情涌上心头,不过自然人们已经不需要自己了,他也不能做些什么。 

在眼前,同伴Eight?Socius,在战斗训练中死亡了。

 

下一个,轮到自己了。 

训练的对手,是为了战斗用而将能力强化了的自然人。自己与Eight?Socius一样,如果知道对手是自然人的话,也不能攻击吧。自己就是为了那样而制造出来的。 

Eleven?Socius,明白那是借战斗训练之名,来执行死刑。 

幷不觉得恐怖。 

只是,为了自然人而战而被制造、诞生的自己,在未能完成这个任务就被杀死了。这种事,与恐惧的感觉差不多。 

“好,下一个是No.11,去Battle Field!” 

Eleven?Socius的驾驶舱传入了象怒吼一样的声音指示。 

给予Socius指示的自然人,每一个都大声地怒吼。他明白那是自然人为了掩盖畏惧调整者的心,虚张声势而已。 

他对那样想自然人的自己抱有嫌恶感。 

“了解。” 

尽量用和善的声音回答,避免刺激到对方。 

他让自己的爱机静静地移动到Battle Field。 

 

Eleven?Socius的驾驶的机体,幷不是Ginn。 

GAT-01D“Long Dagger”。那是联合初次量产成功的Mobile Suit,Strike Dagger的发展机。 

Strike Dagger,是将重点放在量产性与“自然人也能操纵”的部分而开发的机体,性能为了配合驾驶员调得很低。

联合对于与调整者有着同等或者之上能力的驾驶员的开发,有着几套计划(自然人的强化驾驶员正是如此),也要为他们准备量产机之外的高性能机。 

如同前面那样,在Socius眼前作战的三架机,就是应这样的要求诞生的高性能机。 

Eleven?Socius乘坐的Long Dagger,是在那样的特别机体中,除了高规格之外,又在某种程度上考虑到量产性而制造的。实际上,Long Dagger使用的零部件有一半以上和Strike Dagger通用的,可以用同样的生产线生产。 

如果强化了的驾驶员能大量投入战场的话,Mobile Suit的生产也应该会马上转移到Long Dagger上。 

这个Long Dagger的设计,是活用了从大天使号带来的资料。本机加入了在Heliopolis开发了的五架Mobile Suit的其中的一架,Duel的特性。而且,根据交战数据,也增加了原来Duel的设计所没有的特性。那就是Assault Shroud。 

得知其有用性的联合,也让Long Dagger拥有了同等的追加装备。 

被命名为Fortrestra (强力的衣装)的追加装备,与Duel的那个相同,使机体的防御力、推力,还有火力都大幅度提升。 

闲话一提,关于决定Long Dagger这个名称的原委,Eleven听过技术人员们谈及的传闻。 

Long Dagger确实是原原本本地承继Duel的概念的机体,本来应该命名为Duel Dagger。 

然而,对于安上被敌军夺走的兵器的名字的事,军队内部有着强烈的抵触感,结果决定使用现在的名字。 

顺便一提,Strike Dagger,与其刚好相反。没有背包武器系统的量产机却特意冠上“Strike”之名,有着“与我军唯一没有被夺走的机体相似”的传言。 

对于Eleven?Socius来说,他对传言是否真实不感兴趣。 

名字当然是不能改变机体的性能的。更不用说会认为,安上了Duel之名,会再次遭遇被敌军夺走的命运。对于身为现实主义者的调整者来说,名字等等,仅仅是为了方便的需要而设的东西。 

“Long Dagger……我的机体。” 

Eleven?Socius,与这个机体遇见之后,还仅仅过了一个月。 

但是从为了试验而搭乘的时候开始,他感觉到这个机体像是为自己度身定造一样的一体感。从那时起进行的战斗实验,到最终自己的处刑,从未考虑过不用这机体去面对。 

“抱歉哟,Long Dagger,将你卷进来。” 

在爱机中,有东西自然而然地涌上心头。本来,他应该使用这个机体,为自然人而战。 

然而,新诞生的强化驾驶员,打算代替自己这些调整者。 

自己这些Socius,与他们相比一点也不逊色。 

他们身为自然人,通过用药物控制来确保安全,不应该被选中才对。 

“为什么,没有给予我们活跃机会的场所?” 

Eleven,自知自己的考虑很危险。对于制造自己的自然人,既然决定了弃用Socius,那自己就不该对其抱有疑问。 

“我们Socius的心理控制,还是不完全吗?” 

他试着自问,不过自己也不明白。

如果不完全的话,处分Socius是正确的事。 

他一边自问,一边将Long Dagger 驶进Battle Field。 

Battle Field,遍布着上一场战斗被破坏的Ginn的残骸。 

“这次是,有点骨气的家伙。” 

“无论驾驶怎么样的机体,Socius还是Socius。和被养熟的狗没有两样。” 

“……快点,动手啊。” 

战斗马上开始了。 

精确强力的攻击,不断地向Eleven?Socius的Long Dagger袭击过来。 

Eleven?Socius将其全部避开了。 

Eight?Socius不能做到的事,Eleven做到了,也仅仅单纯是机体的性能差异而已。虽然理所当然,但是也不能反击。 

“真可惜。” 

看到作为敌人的3架机的运动,Eleven在心中嘟哝。 

三架机作为Mobile Suit的完成度相当高。操纵的技术也让人看不出操纵的驾驶员是自然人。 

可是,无奈看不到一点配合。如果三架联合攻击的话,Eleven在这里也完全不能避开攻击吧。 

从三架机的运动,可以看到他们内心有竞争意识。谁都打算由自己发出最后的决定性的一击,完全没有配合的心思。如果,由两架机围堵,最后由第三架机做出决定性的一击,效率会更加高吧。 

“如果,我们Socius,能上战场的话……” 

那种想法又涌上心头。 

如果击破眼前的三架,自己Socius的优秀会不会被重新承认呢? 

那是愚蠢的考虑。如果实行的话,不用说被认可,结果适得其反吧。况且Socius被印上了不能与自然人为敌的烙印。 

但是,就这样….. 

“怎么样……该怎么样才好?” 

Eleven大声呼喊。 

他为自己的呼喊而感到吃惊。可是,战场发生的非常事件一瞬间让他冷静下来。 

“这是……” 

敌人的3架机的运动突然停下来了。 

原因,Eleven马上也明白了。强化驾驶员必需的γ- Glipheptin耗尽了。他们不补充那个的话不能生存。在药物耗尽的同时,强烈的戒断症状袭击而来,变得无法操纵Mobile Suit。 

“什么嘛,还是不完全的士兵嘛……” 

Socius,率直地说出自己的感想。 

他们能守护自然人吗?还是需要自己Sociu为自然人服务,不是吗? 

为此,必须证明Socius有多强。 

但是,该怎么做呢? 

“…………!” 

突然,一个想法Eleven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Socius是为了与调整者战斗而制造的。根本不需要与我军的对手作战。只要打倒被认为是调整者中最强的人,证明自己的实力就行了。 

下一刻, Eleven展开自己也无法相信的行动。 

活用Long Dagger强化了的推力,一口气飞出Battle Field。 

虽然在战斗前预备的推进剂的量被减少了,不过如果有Socius的操纵技巧,足以弥补。 

离开Battle Field,就是整备设施。那里有让Mobile Suit升上地面的巨大的电梯。 

Eleven?Socius让机体滑进电梯,就那样打破电梯的顶棚,让电梯上升。 

这个能依靠Long Dagger的性能完成。电梯本身,已经不能使用了。 

“我,逃脱吗?” 

这是不会被宽恕的叛逆。可是,简直就觉得是其它人的事一样,既没有喜悦也不后悔。只不过,一想到得到了能证明自己的力量的机会,就觉得高兴 

“果然,Socius的心理控制不完全吗?” 

他再一次试着自问。还是不知道答案。 

但是,逃脱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替自然人服务这样的感情,一点也没错。 

追赶者,幷没有来。 

在这个基地,现在不存在能追Mobile Suit的东西。 

没有受到什么抵抗,来到了设施外边的Socius,马上离开了那个地方。 

不是为了背叛。 

也不是为了生存。 

全部都是为了自然人。

-奥布联合首长国。 

那是存在于南太平洋的小岛国。是殖民卫星Heliopolis的持有人,虽然位于中立立场,但是也是帮助地球联合开发了五架Mobile Suit的国家。 

在这里聚集着以丛云劾为中心的雇佣兵部队蛇尾的成员。 

他们被委托进行奥布在地面上开发的Mobile Suit“M1 Astray”的试验。 

这种机体,是在Heliopolis盗用联合的技术制作造的ASTRAY系列的量产机,也就是说是劾的爱机ASTRAY Blue Frame的量产机。 

劾在较早阶段就使用Blue Frame,进行许多战斗任务。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进行这个M1 Astray的试验。 

劾在接受委托的时候,出示了替代金钱报酬的条件。 

他提出的条件也是非ASTRAY的祖国奥布不可的。 

那就是Blue Frame的改修工作。 

劾虽然对Blue Frame的性能很满足,不过在用起来的时候也找到了需要改良的几点。这些是将Blue Frame改良成更适合劾使用的形态的改修。 

从奥布接受委托的时候,劾还没完成联合的任务,有几个必须解决的问题。 

劾派萝丽塔的女儿,风花?亚哲做为自己一行人的先行人员前往奥布。 

风花虽然只是六岁的少女,不过拥有责任感和执行力,劾将有关契约的所有事委托给这位少女。 

被托付了劾自己设计的Blue Frame的改修计划书和与奥布的合同的风花?亚哲,只身前往奥布,会见了主管ASTRAY开发的曙光社的艾莉卡?西蒙兹。 

风花,在细节条款的谈判上,没有做出一丝让步,让艾莉卡?西蒙兹大吃一惊。 

艾莉卡,有一个和风花年纪相同的孩子,她的惊恐比其它人要厉害得多。 

同时风花也一幷与在当时停泊在奥布的大天使号接触,幷且收集了情报。这是根据她自行的判断进行的。 

偶然地,作为她的朋友,那时,拥有另外一台ASTRAY的Red Frame的废物商也在奥布停泊。 

因为与他们一同行动的缘故,使得接触修理中的大天使号的事变成了可能。 

劾他们,来到奥布的时候,一切都毫无障碍地推进着。 

“任务完成了!!” 

面对向劾洋洋得意地报告的风花,劾只有“明白了”一句回答。 

蛇尾的其它成员,伊莱杰和李德,“厉害,厉害”地大大赞扬了风花,不过,对于风花本人来说,怎样的赞扬和言词,都比不上在劾面前报告任务完成了的事更令人高兴。 

 

劾一进入奥布,马上开始了M1 Astray的试验。那是与实战无异的试验。不断重复模拟战,收集了在各种状况下的数据。 

结果,搞清楚的事有M1 Astray的机体性能几乎没有问题。 

OS,也为自然人的使用进行了优化,有着相当高的完成度。 

其实,在接受试验时,劾最有兴趣的是这个OS。那是由大天使号的吉良?大和加以改良的。 

劾第一次听到吉良?大和这个名字,是接受了宇宙要塞阿尔缇蜜斯的护卫任务的时候。 

驾驶联合的Mobile Suit的少年吉良?大和。他尽管没有接受过战斗训练,纯粹是平民,但多次击退了ZAFT军的克鲁泽队的追击。 

以雇佣兵为首、生活在战斗的世界的人,对这样的信息的嗅觉很敏锐。劾也没有例外。吉良?大和改良的OS,大大地满足了劾的好奇心。 

虽然搞清楚M1 Astray的机体几乎没有问题,不过驾驶它的驾驶员的质量不得不说相当低。 

每个人都缺乏实战经验。 

劾为M1 Astray的驾驶员们制作了特训菜单。本来,劾本人负责特训会比较好,不过由于从联合接受的任务有新的行动,不得不马上离开了奥布。 

离开奥布回到了联合的任务的蛇尾一行,再次与废物商的罗相遇。 

“二架ASTRAY,被宿命连结起来了?” 

伊莱杰带着玩笑的口吻说。 

显然,伊莱杰,好象期待能时常遇到废物商。 

劾是现实主义者,不相信所谓宿命之类的东西,不过也明白自己对这样屡次遇见,是否是某种力量影响着的心情。 

在同样的战场面前,蓝色和红色的ASTRAY,互相协助完成任务。 

然后,平安完成任务的蛇尾的成员,与废物商们分别,再次返回了奥布。 

紧接那个之后,一封通过秘密途径的信送给了劾。 

写信人的名字,是Eleven?Socius。内容是给劾的挑战书。

 

劾他们再次回到奥布的时候,在地面上的联合和ZAFT的关系,处于极度紧张状态。 

ZAFT军展开巴拿马侵略,什么时候开始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可是,中立国奥布表面上很和平,劾他们也花了好久才从任务中解放出来。 

成员们在奥布的宾馆的一室各随己愿放松。那里是奥布最高级的宾馆,不用说装饰品多么豪华,也受到保护完全不会有窃听等潜在的危险。为劾他们的住处,准备了这样的地方,可见奥布对他们的能力给予了多高的评价。 

“在地面上的任务,平安无事地结束了” 

第一个开口的是李德。 

“之后除了向奥布订造的Blue的改修之外在地面上没有其它事了。花两、三天也能收拾好了,也差不多是时候返回宇宙了吧?” 

李德环视全体人员。 

即使就这样留在地面,蛇尾也不愁找不到工作。 

可是,在地面上的ZAFT军的活动变得活跃的现在,有错过时机的话就失去回到宇宙的手段的可能性。 

“这样,也应该是时候返回宇宙了。” 

对点头同意的萝丽塔第一个作出了反应的是风花。表情显得十分不满。 

风花下来了到地球后,无论如何也想看自己的名字的来历“晴天下雪的现象”。可是,下来到地面上之后去的地方,有巴拿马、亚马逊、然后是奥布。哪里都不是象会下雪的地域。 

“劾,你怎么想?” 

伊莱杰听劾的意见。 

劾是蛇尾的领导人,他的意见在成员中最值得尊重。 

到那时仍沉默地听着成员的话的劾,静静地开口。 

“那个叫Socius的男人……他的挑战我接受。” 

那不是对问题的回答。全体成员的脸上浮出困惑的表情。劾没有介意继续说。 

“我想接受这个挑战。这不是工作。我只是去单独的作战。全体,不需要人帮忙。” 

“到底,为什么?” 

伊莱杰直问劾。 

雇佣兵是战斗的专家。战斗不是为了趣味也不是游玩,是工作。正因为如此,徒劳的战斗要极力地避开。劾确实可以说是雇佣兵的典范的男人。这样的他,受到了挑战而去作战,一般情况下是不能想象的事。 

“那个对手……是叫Socius吧?没有听说过的名字。” 

领导把头侧向一边。他在成员中特别擅长情报收集能力。对他来说,如果有自己不知道的名字,他会觉得如同屈辱般的感受。 

“详细的不清楚……但是,好像是,联合制作的战斗用的调整者。” 

“联合的……战斗用调整者!?” 

伊莱杰紧咬劾不放。 

“我越来越不明白了。为什么,要与那样的家伙战斗啊。‘没有与危险相称的报酬,雇佣兵不可行动。’这是我从劾那里学到了。太奇怪了,劾!” 

伊莱杰的言语,其它的成员也无言地点了点头。 

劾的对应,明显太古怪了。好像要掩盖什么似的。 

“Socius希望与调整者中最强的驾驶员战斗。” 

劾是雇佣兵。为了得到条件好的工作,兜售自己的高能力也是必要的。因此,如果寻找最强的调整者,提及劾的名字,不是不可思议的事。可是,那幷不能直接与那个作战的理由联系在一起。 

“嘿,冷静一点,伊莱杰。” 

萝丽塔劝解冲动起来的伊莱杰。在萝丽塔一侧,女儿风花,用稍微有点害怕的表情盯视着伊莱杰。 

受到萝丽塔的言词和风花的视线,伊莱杰为自己的对应而羞。这么兴奋之类的事,正是会使人失去雇佣兵的资格。雇佣兵,无论怎样的时候也必须冷静对应。 

“劾,虽然只是假设,不过如果万一你输了的话,会给蛇尾的名字蒙羞。那对我们来说也会感到为难哟。” 

“我明白。无论如何,我也不想输。” 

萝丽塔以认真的表情一动不动地看着劾的眼睛。好象想从那里读出什么似的。不久…… 

“好吧,我明白了。” 

萝丽塔的表情放松了。果然,她在橙色的太阳镜的深处看到了什么。 

“劾,你很守信。大家,让我帮助劾吧。” 

“这是我的战斗。不需要协助……” 

萝丽塔举起手打断劾的言词。 

“不要这样。就象你自己自由选择了战斗一样,也让我自己自由选择帮助你。如果你输了,蛇尾就完了。从这个意义,这场战斗也是我们的战斗。” 

萝丽塔,象淘气孩子一样地微笑的时候,面向其它的成员继续说。

“没错,我们的战斗。” 

“那个,我们也去帮忙吧?” 

李德用吃惊的嘴脸靠过来。 

“当然了。” 

“我不要啦。” 

伊莱杰好象变得非常顽固。他有这样孩子气的地方。 

“这样啊。” 

萝丽塔,没打算挽留伊莱杰。这使伊莱杰越发着急。 

“反正,这是说‘伊莱杰害怕战斗’,让我上钩的作战吧?那样旧的桥段能让我上钩吗。” 

“我又没有这样说,放心吧,伊莱杰。” 

“好了,真的不去帮忙啦。” 

“嗯。不过,你不满意劾这次的行动吗?作为雇佣兵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是这样吧?” 

“是。” 

“那么,如果选错了,劾会变成怎样,请你去确认。那样才能证明你第一次的正确判断。” 

“呃……” 

“是那样吗?” 

“嗯~~” 

萝丽塔看穿了伊莱杰真的想与劾一起行动。如果以后要叫伊莱杰帮忙的话,去说服就简单多了。 

“没办法,一起去吧……但是,不能插手战斗。” 

“当然了。” 

萝丽塔满面笑容地回答。 

牵着她的手的风花理解了二人的交谈之后变得笑眯眯。 

看到这个的李德,知道这个女儿从母亲学习各种事情。如果继续这样,风花长大后到底会用怎样的谈话技巧随意摆布男人……李德不得不为此而担忧。 

“我明白了。我没有阻止要来的人的权利。” 

最终,劾也同意大家一起去的事。 

但是到最后,劾为何决定接受Socius的挑战,理由幷没有说出来。

 

Socius指定与劾战斗的地方,是在欧洲的深山里变成了废墟的某个小镇。 

那里是战略上完全没有价值的地方,常年与战争无缘。然而,讥讽的是,地球联合和ZAFT军的部队偶然地在这个小镇碰头了。 

虽然两军都是小规模的部队,不过要把这个和平的小镇变成废墟已经绰绰有余了。 

现在,没有人住在这个小镇里。 

只是还剩下一些被刻上了战争的爪痕的建筑物。 

劾驾驶Blue Frame在Socius指定的时间出现在那个小镇。 

太阳刚刚升起,不过几乎没有阳光。这个时期少有的密云笼罩在高空。这个简直像是为了避免人们看到将展开的激烈的战斗而准备一样。 

从云隙中倾注而下的微弱的阳光,令Blue Frame白色装甲低沈地闪耀。 

安装在Blue Frame上的装备,非常普通。也就是,手持的武器只有盾牌和光束步枪。 

ASTRAY系列,能配合作战,在背部安上追加装备以及更换头部,不过这次头部是普通型,背部也完全没有追加的东西。 

劾选择普通装备,是有理由的。 

虽然不知道敌人会考虑采用怎么样的战略,不过对手既然指定了战斗的地方和时间,必须考虑到陷阱的存在。 

要应对陷阱,需要的不是重装备,而是非常轻的机体,必须在出乎预料的事态时能迅速地应对。这样的状况,将特定的机能特化的装备,容易成为要命的东西。 

这一点上,普通型的装备,灵活性更胜一筹。 

本来,想在向奥布订货的改修部件完成之后才去战斗的地方,不过时间也是敌人指定的,怎样也赶不上。 

蛇尾的成员里面,另一个Mobile Suit驾驶员伊莱杰,在邻近的小镇待命着。 

在成员中,只有萝丽塔来到这里。原本李德和风花平时就不参加直接的战斗。 

因为身为自然人的萝丽塔,不能驾驶Mobile Suit,作为替代穿着Powered Suit“グティ”。 

这个在前些日子的亚马逊的任务也使用了的装备,除了覆盖全身的盔甲之外,脚上也安装了履带,怎么样的烂路也能自由奔驰。二米这样小巧的高度,可以作出和Mobile Suit有所不同的运用。 

但是在战斗力上,与Mobile Suit相比处于劣势。劾不是让萝丽塔战斗,而是给予了另外的指示。那是掌握这个战斗的命运的可能性的重要任务。 

“你,就是丛云劾吗……?” 

突然传来了通讯。那是比劾所预料的,更年轻的声音。 

只是靠声音判断敌人是很危险的。特别是敌人的年龄不是十分重要的要素。操纵Mobile Suit与年龄没有关系。 

“没错。我就是劾。” 

劾以扼杀了感情的声音回答。幷不是为了避免将信息泄漏给敌人。只是多年的习惯让他这样做而已。 

“首先,对你接受我的挑战这一件事表示感谢。如同在给你的挑战书上写的那样,我必须通过证明自己的有用性从而返回联合军。为此也希望你配合。对了,听说你是为了联合的工作而下来到地面上。那个工作结束了吗?” 

“是,前几天刚刚结束了。” 

“那就好了。如果还在进行联合的工作,我不能杀死你。” 

这会话,表示Socius受到了联合的心理控制。劾也无法预料到这将会对将进行的战斗给予怎么样的影响。作为一个信息,劾把它记在心中。 

“进入作战之前,有一件事我想再确认一下。” 

“是什么?” 

“别人说你是调整者中最强的驾驶员。那是真的吗?” 

一刹那,Strike的驾驶员,吉良?大和的事在脑海中闪过。他和自己战斗的话,哪边更强呢……。可是,马上就不去想了。这跟现在毫无关系。 

“……我不知道。我不可能与所有的调整者都战斗过。” 

“到现在为止与调整者有没有打输过呢?” 

“没有。” 

“那就足够了。” 

“那么,开始吗?” 

“不,已经开始了。” 

话音未落,劾就使Blue Frame移动了。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导弹在空中碰到盾牌溅飞起来了的土而爆炸了。虽然用盾牌来抵挡也可以,不过装甲薄弱的Blue Frame,绝对不能失去盾牌。特别是敌人使用光束武器的情况下,拥有耐光束涂层的盾牌,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一边使Blue Frame移动,劾一边打算读解对手的运动。 

从光束射向的地方,到发射导弹的位置,大约有三百米。这种距离的移动没有被自己发现,是相当困难的。 

导弹估计是原本就设置的无人控制的家伙。 

“真的不容易对付啊。” 

战场的优势,明显地在敌人那边。 

“没办法了。这一招会对他有效吗……” 

劾,决定放弃隐藏在建筑物背后的作战。 

陷阱基本上应该设置在Mobile Suit快要停下步子的地方。 

比如说,建筑物的背后是最危险的。至少,在开阔的地方,还可以瞬间应对敌人 的攻击幷将其避开。 

既然战场在对手的控制下,劾拥有的选择,不包括将身体隐蔽地攻击,要攻击的话,需要特定的位置。 

劾让Blue Frame站立在小镇中央的广场。 

这近乎一种赌博。一般情况下不会选择这样的作战。 

但是,只有劾拥有将其变得可行的能力。 

Blue Frame有其它Mobilse Suit没有的特征。将装甲减至极限的机体,只有通常的Mobilse Suit的一半的重量。 

这不仅仅使速度提高,也有延长活动时间的效果。 

因为站在广场,敌人从哪里也能看到Blue Frame。同时劾也能纵览小镇全城。在同样的条件下,速度快的劾比较有利。 

“真大胆啊。使出这样乱七八糟的行动,我从未想过呢” 

Blue Frame一站在广场,Socius就发来了通讯。从声音感觉不到不安之类的东西。比起那个,好象更像是享受这个战斗。 

“可是,战斗的话,靠奇招来战胜对手,是笨蛋的所为啊” 

“是那样没错。但是,我没有胜算的话不会做这样的事。” 

“这样啊。这个自信,就让我确认一下吧。” 

话音刚落,炮弹穿透Blue Frame左侧的建筑物飞来。那是利用电磁力加速的磁道炮。 

劾瞬间对比那个比声音还快的炮弹作出了反应。将Blue的盾牌斜架,挡住那颗炮弹。炮弹,在盾牌表面滑动后,弹到反对面的高空消失了。 

下一刻,Blue Frame开始奔跑。 

劾是等着这一击的。 

只要一发就够了。只要顶住那个攻击,就能弄清敌人的位置。即使攻击之后敌人移动了,要比轻量的Blue Frame更快地移动,也绝对不可能。 

 

咻,咻! 

 

不断有攻击向奔跑着的Blue Frame射来。 

要是一般的话,避开攻击会降低机体的速度,不过劾驾驶的Blue,速度完全没有下降。岂止如此,敌人为了攻击而不能加速,结果缩短了两者之间的距离。 

敌人向旁边滑过去。就这样消失在建筑物的背后。可是,因为攻击还在继续,就那样受到这样攻击的建筑物开始崩塌了。 

劾没有踌躇地突入崩塌迫近眼前的建筑物。刚刚看到了萝丽塔的记号,知道那里没有陷阱。 

劾感到自己的感觉变得锐利。崩落的大楼的碎片就象停了下来般显现出来。在大楼的残骸完全崩落之前,Blue Frame就那样冲到了对面。 

那家伙在那里。 

“Socius!” 

“……劾!” 

可以看到敌人明显感到不安。一般情况下,敌人不会出现在自己攻击的弹道上。如果在弹道上的话,应该会被打倒。打破这个常识,劾出现在眼前。 

Socius乘坐的机体,与劾的Blue Frame呈鲜明的对比。 

纵览全身,包裹着看起来很沉重的装甲,两肩安装着磁道炮和导弹荚舱。恐怕,通过拥有强力的推力,强行将机动力提高了吧。 

机体的颜色是以红为基本,这一个点也和蓝色的Blue Frame对比鲜明。 

一刹那结束了观察的时候,劾扔掉光束步枪,拔出背上的光束军刀。 

光束步枪是拥有绝对的破坏力的兵器。但是,在Mobile Suit之间的战斗,特别在接近战中,幷不是十分有效的武器。 

发射时,有几毫秒的时滞。同时,通过转动的枪口,危险的光束通过区域也能简单地被预测了。当然,这只是把最高级的士兵做为对手的时候的情况,不过眼前的敌人确实是那样的敌人。 

敌人,立即作出反应架起盾牌。那个巨大的身驱,不能避开光束军刀的攻击吧。基本要硬接这一击。

劾大大地改变往下挥动的光束军刀的轨道,避开盾牌。但是光束军刀没有击中敌人。在正要挥下之际,闪光在劾眼前扩大。 

“什么!” 

敌人从光芒中破壳而出。 

 

轰! 

 

是冲撞。冲击令Blue Frame摇曳。 

“可恶!” 

劾的肺被拧出空气。头被激烈地摇动的一瞬间,意识快要断掉了。 

劾一边拼命地维持着快失去的意识,一边让Blue Frame退了一步,拉开跟敌人的距离。 

眼前站立着与刚才不同的敌人。 

“将装甲……扔掉吗” 

敌人抛离全身的装甲和武器。连盾牌也没有拿。替代的是亮出腰间装备的光束军刀。 

然后,为了缩短Blue拉开的距离,敌人瞬间冲过来。 

那是果断的攻击。丢掉了盾牌的话,就失去了承接对手的光束军刀的手段。敌人想通过加快速度来避开Blue的所有攻击。那确实是,刚才劾所采取的作战方法。 

“啧!” 

劾也马上扔掉盾牌。 

对手的运动是若干程度地超过了Blue Frame。恐怕不仅机体比较轻,推力本身也要比Blue Frame大。 

不断地放出的光束刃,削掉了Blue Frame的盔甲。 

虽然没有受到严重的损坏,不过明显地被其所追逼。 

如果攻防的时机稍微被打乱,就会受到致命伤。 

那时,突然,Blue Frame的膝盖拐了。 

敌人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马上挥起光束军刀。 

但是,那是劾设下的陷阱。假装失去了平衡一样,引诱敌人攻击。 

钻抡过头的光束军刀的空档,Blue Frame跳入敌人怀中。 

“赢了” 

这样考虑的劾的那个瞬间,突然的冲击袭击机体。 

“什么!” 

马上将视线转移到背后的摄影机的时候,看到另外一台敌人站立在那里。这是还安装着装甲的身姿。 

“是两台吗……” 

劾察觉深信敌人只有一台的自己的愚蠢。因此也明白了敌人瞬间移动的原理。 

但是,即使明白了敌人的秘密,劾也已经无法做什么了。 

由于从背后受到直击、背包被破坏了的Blue Frame,已经完全失去了之前的速度。 

劾打算想办法调整姿势,不过怎么也不成了。 

从前后面开始不断有冲击袭击机体。渐渐意识变得朦胧。 

Blue Frame,变得承受不住攻击,就那样趴在地面上。 

“结束了,劾。这样的话就能证明我们Socius拥有的能力了。” 

劾在渐渐变淡薄的意识中,听到来自Socius的通讯。 

Blue的驾驶舱的显示器,哪个都染得通红。劾注意到这是自己流了的血而感到吃惊。 

在通红的显示器中,二台Mobile Suit象炫耀胜利一样地站立着。 

“…………” 

劾想对Socius说回什么,不过言词没有从口中说出来。取代的是喷出大量的鲜血。 

“我对你表示感谢” 

Socius的Mobile Suit,把枪口转向Blue Frame的驾驶舱。 

这时,Socius他们没有预料到的东西跳了进来。 

2米多高的人型兵器。是萝丽塔的Powered Suit。 

“什么……这是?” 

Powered Suit标记着蛇尾的记号。机体号码是“3”。 

那是萝丽塔在蛇尾的机体号码。 

“是萝丽塔……阿哲吗!?” 

Socius他们之间明显地感到不安。他们不能攻击萝丽塔。她是自然人。 

萝丽塔挡在Blue Frame与Socius他们之间。 

“……已经够了,胜负已分。” 

“这样啊。只要证据就可以了。” 

Socius他们,用光束军刀切断了Blue Frame的头。他们打算把这个头做为打倒了劾的证明。 

切掉了Blue的头的Socius,离开了那里。 

刚才还是战场的废墟,只留下驾驶Powered Suit的萝丽塔,和失去了头部的Blue Frame。 

“劾,振作一点,劾!” 

萝丽塔马上向Blue Frame的驾驶舱发出了通讯,不过没有来自劾的回答。 

她预料到最坏的打算,背后变得一阵寒意。

C.E70年,决定了通过基因操作诞生的调整者和作为旧人类的自然人两者的对立的“血色情人节”的悲剧发生了。之后,真正地开战了的自然人的地球联合军和调整者组织的ZAFT之间的战斗,在当初幷没有人认为有什么能动摇拥有压倒性物量的地球联合军的胜利。但是,ZAFT成功开发了人型的机动兵器“Mobile Suit”一事使战局为之一变。通用性和机动性皆出色的Mobile Suit压倒了地球联合军的兵器。 

  大局上没有终结,战争陷入僵局,自开战11个月过去了。 

  在战斗成为了生活的时候,把“战斗”作为职业的人也出现了。 

  对他们来说,作为雇佣兵为得到报酬而战斗,不管是自然人还是调整者,只要付确实的报酬,无论是ZAFT还是地球联合军都能雇佣他们。有时候,一同战斗的同伴第二天就成为了对手。 

  其中有一支被称为<蛇尾>的部队。那是由丛云劾作为领袖,无论怎样的任务都生存下来,有名的雇佣兵部队。某一次,一封挑战书送达了接受了许多委托、处理了许多任务的<蛇尾>面前。对来自自报姓名、名字意味着“战友”的男人的挑战,劾不是作为工作,而是作为个人接受了。 

  不顾同伴的阻拦进入了Blue Frame的劾,其结果是——输了。 

  头部作为胜利的证据被切断了的Blue Frame,和血染的驾驶舱中的劾。 

  劾,之后能让受伤了的Blue Frame再次复苏,振翅高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