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金刚 高达模型
海贼王 圣斗士 星战
科幻拼装 机甲成品 日系手办
美系周边 特摄周边 GK 扭蛋
好贴 网店推荐 新品速递 78潮玩 78动漫论坛
评测 实体商家 ACG档案 78军模 78军模论坛

第二章 血染的英雄威亚-默认-默认-机动战士高达SEED ASTRAY

 

  在地球和月亮之间的其中一个重力平衡点,拉格朗治点5存在着许多天平型的殖民卫星。那就是“PLANT”。 

  那是进行了基因调整的调整者们的世界,这也是他们的国家的名字。 

  在作为国家的PLANT的政治上的中心地,Aprilius市的一区,有一个男人。 

  男人外貌精悍,体格也很好。 

  服饰也得体。 

  虽然年纪已到四十八九岁,不过在外表上看不出衰老的部分。 

  岂止如此,从男人的外表,还能感觉到某些拥有压倒别人的强的东西。 

  那个,与其说是肉体上的强度,倒不如说是那个男人的精神力的强度,渗出到空间里。 

  在一尘不染的房间里,男人舒适地坐到椅子上。眼前有一张桌子,而且摆放着一台计算机。计算机画面显示着海量的信息。男人的视线转向画面。眼球盯着被放映出来的信息,高速地晃动。他以厉害的快速,扫查着大量的信息。 

  在房间里,除了这个男人以外还有一个人在。那是身穿ZAFT军服的士兵。 

   “有事就说。” 

  士兵对那个男人报告着什么。男人,眼不转睛地注视个人计算机画面,幷没有多说一句,只是倾听着士兵的言语。 

  进行报告的士兵的言语,不是一般的谨慎。从那个语调可以看出,听着报告的男人的立场在这个士兵之上。 

   “根据以上的状况,虽然难以置信,但是得出的结论是葛德?威亚叛逃了。” 

  那个男人扫查着计算机画面的信息的眼球的运动停了下来。然后,视线慢慢地转向士兵。脸上显露出不快的感觉。士兵不敢继续直视这个男人。 

   “叛逃吗……” 

  这是无法一下子相信的事。ZAFT军有士兵叛逃出来……。 

  ZAFT是调整者为了保卫本国也就是PLANT而组织的军队,性质上,加入的士兵是志愿军。总之人们就是以自己的自主意思加入军队。因此比起依靠征兵制的军队,ZAFT几乎没有逃兵。当然,毫无疑问也有开始时报名加入,但是承受不了实际的军务,想退出的人。但是,作为军队,在作战行动中,除了职务涉及机密的人之外,不会强行将其留下。对军队而言,“强制”一词与ZAFT无缘。 

   “……是那个葛德?威亚吗?” 

  不仅仅是叛逃这个事实,使这个男人不快的,是那个逃兵的名字。 

  英雄威亚 

  这是那个士兵的呢称。从属于ZAFT军的人,对这个名字无人不知。“英雄”的称号,即使与故事中的人物相称,但是怎么也不适合赋予给现实中的人。尽管如此,葛德?威亚还是适合被称作“英雄”的男人。 

  他的出生,是被谜团所包绕。 

  但是,“过去”是不能做为理由来否定“现在”的。更不用说在那个人充分有着现在被认为是必要的能力的情况下了。 

  在一年前的“血色情人节”的悲剧中,其中一个PLANT:尤利乌斯7,被自然人地球军的核攻击破坏了,残忍地夺走了许多调整者的生命。 

  这个事件一口气激发了被压迫的调整者们。事件后,ZAFT军凭着志愿军,大大地膨胀了。 

  可是,讥讽的是,膨胀的ZAFT军一时间被弱化了。 

  即使是通过基因选择而在身体能力方面出色的调整者,如果不接受训练,也不能充分发挥能力。结果,每次战斗,都有许多新兵受伤而退伍。

葛德?威亚,最初也是以悲剧作为契机入伍军队的众多志愿军的其中一人。 

  但是,他与其它的新兵们完全不同。 

  在初次上阵,他是在同伴被全歼的情况下回来的。 

  而且,他在同伴被全歼后也继续战斗,全歼了敌人部队之后才归还的。确实,这是对“英雄”来说相称的初次上阵。 

  然后,虽然过去了近一年,不过威亚一次也没有输过。 

  幷且,和他敌对的人,必定会有被全歼的惨痛的经历。 

  他是经常受到胜利女神的微笑的存在。 

  他是受到胜利女神眷顾的人。民众沈醉于他的活跃。 

  然后,他成为了祖国的英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面对男人的疑问,士兵象想起了什么一样添了一句。 

   “其实,威亚最近好象有记忆障碍。特别是在战斗中的记忆有许多缺损,因此接受了军医的治疗。” 

   “记忆障碍吗?” 

  军人是压力很大的职业。因为必须经常与死亡擦肩而过,调整者即使因为进行过基因调整而与先天性疾病无缘,不过到底是不能连心也能增强的。 

   “即使是英雄,内心也还是人吗?” 

   “虽然遗憾,但是确实是那样。” 

  勉勉强强承认了这样的事实的士兵回答后,继续说下去。 

   “在威亚逃脱之际,他抢夺了Ginn一台,甚至向追踪的友军开火。最终,追踪他的友军全部被击落了。因此,关于今后的处理,想听从您的指示。” 

   “即使是英雄,叛逃的话也不能宽恕。” 

  组织是用纪律来约束。不管有怎么样的理由,如果无视这些违反纪律的人,就容易导致与组织自身的崩溃。 

   “可是,派谁去这个任务才好呢……” 

  士兵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 

  对手是在ZAFT军中被誉为“英雄”的久经沙场的勇士。送不够资格的追赶者,可能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最适合的是克鲁哲队……” 

  由戴假面的男人劳?鲁?克鲁哲作为指挥官的这个队,是ZAFT军尤其突出的存在。最近,还取得了成功夺取在Heliopolis秘密开发的地球连合的Mobile Suit这样的功绩。 

  但是,不能送他们去。克鲁哲队现在需要执行其它的重要任务。 

   “问题堆积如山的时候,竟然搞叛逃。听到是英雄的时候还搞得我发楞了。” 

  那个男人,打算摆出更加指责的言词的时候,在话还在嘴里就把话吞回去了。无论怎么谴责不在这里的人也毫无益处。现在要优先面对现实。 

  虽然除了克鲁哲队,还可以送其它的部队,不过不认为他们是英雄的对手。 

  变成那样剩下的手段只有一个。 

   “派雇佣兵。” 

   “雇佣兵……吗?” 

  眼前的士兵重复问一般。语调里好象含着否定的意味。 

  可是,决定已经下达了。那个男人,讨厌再说同样的事一遍。 

  严厉的表情和转过来的视线回答了那个士兵的疑问。士兵只有照做。 

   “那么,明白了。马上就去准备。要是雇佣兵的话,即使失败也不会损失贵重的兵力。” 

   “雇佣兵,要雇佣调整者。虽说是叛徒,但作为祖国的英雄,被自然人杀死的话这口气可吞不下。……不,自然人根本不可能打倒调整者的英雄。” 

  说完之后,那个男人的视线再次回到计算机画面。那是表示“话说完了”的意思。士兵无言地敬礼,离开男人的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一个人的男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说到底,所有的原因就是战争被拖长了。西格尔,你的做法太温和了。我就用我的做法让它推进吧。” 

  男人口中“西格尔”的名字,是调整者的领袖,PLANT最高评议会议长的名字。 

  不是用姓氏“克莱恩”,而是用名字“西格尔”称呼他的人少之又少。这个男人是其中一个。 

  他正是ZAFT军的最高负责人,帕特利克?萨拉国防委员长。

一个小行星孤零零地飘浮在宇宙空间中。 

  原本是用于资源开采的,不过,现在活用开采过程中内部形成的空洞,建设了住址设施和工厂设施。

拥有者是与宇宙舰船有关的企业,特别是舰船用的格纳库,有着非常充足的设备。 

  在那个格纳库里,在许多摆放着的宇宙飞船中混杂着一台外形异样的机器。 

  巨大的人型蓝色机器。 

  那就是Mobile Suit,ASTRAY?Blue Frame。 

  Blue的胸部静静地打开,一个男人从里面出来。 

  因为在小行星内没有重力,从驾驶舱出来的男人象游泳一样地飞出来。 

  男人,穿着驾驶员服,不过没有戴头盔。 

  虽然体格比标准大一点,不过结实的身材没有给人大块头的印象。 

  茶色的头发稍微带点卷曲,有着到肩膀的长度。 

  脸上戴着特征性的橙色的薄太阳镜,太阳镜下的容貌,好象是东方人。 

  在格纳库内,察觉到那个男人的人们,浮出一样地复杂的表情。 

  害怕,希望,轻蔑,敬畏。 

  这全部适合都形容这个男人,同时又不完全符合。 

  结果,周围的人们,转移了自己的视线,希望能保持自己内心的稳定。 

  那个男人的名字,是丛云劾。他是雇佣兵部队,Serpent tail的领导人。 

 

  突然,一个肥胖的男人出现在劾前。 

   “嘿嘿嘿”     

  面向劾的表情,堆满了微笑。 

  就这样看上去可以理解为最高的亲密态度,不过总让人觉得是那种在背后隐瞒着什么似的骗子的笑容。 

   “哟,劾!总算平安返回。太好了,太好了。” 

  他的名字是李德?威勒。与劾一样是Serpent tail的成员。原来是地球连合的军官,是因酗酒而被军队辞退、但仍然酒不离身的男人。但是他现在在连合内部还有着相当大的渠道,在信息收集能力方面,无出其右。 

   “正如你所见。” 

   “我就相信你能平安归来啦。从一开始。” 

  李德的语调缺乏诚意,充满着嘲笑和讥讽。除了劾也没有人能看透他。 

   “怎么啦。不是期待我象焰火一样地爆炸的吗?” 

  那样回答的时候,劾想起任务开始之前和李德的交谈。 

  这次的任务,是回收某个企业开发的高速航行的实验舰的资料。就是说与高速移动状态的暴走无人实验舰接触,从内部的计算机回收实验数据。 

  为了达成这个任务的劾,在Blue Frame的背包安装巨大的推进器。但是,也因此,Blue Frame的外形就像背着巨大的火箭焰火的喜剧演员一样了。 

   “如果就这样发射的话,应该会漂亮地爆炸吧。” 

  这就是劾开始任务之前李德说过的台词。 

  可是,劾没有爆炸、完成任务归来了。在推进器加速下的Blue Frame,与实验舰接驳,平安回收了资料。就那样把结束了回收工作的实验舰放置在那里。没有接受破坏的委托,如果笨拙地破坏,将会伴随相当的危险。在高速的世界,撞上一个破片,也会要命的。 

   “我要将数据送到委托人那里。如果有事就快说吧。” 

  没有事情的话李德是不可能跟人说话的。 

   “其实,是收到了下一个工作的要求” 

   “工作?” 

  劾暗自皱起眉头。 

  可是李德,象完全没注意到那样地继续说。 

   “有工作的话,是好事啊。近来,也有许多没有工作而沦为海盗的雇佣兵啦。” 

   “取消吧,我已经取得了另外的委托。” 

  这不是辩解,而是事实。 

  劾的新的工作的委托者是地球连合。 

  这是“找寻消失了的核武器的去向”的任务。 

  ZAFT军开发了抑制核分裂的Neutron Jammer。因为这个发明,核武器化为了无用的长物。 

  可是,核武器这东西,虽然说不能使用了,但是也不能随便放置。结果,之前被制造的大量的核武器的大部分,在月面基地被严格地保管。但是,保管不能使用的东西,成本上造成的问题相当大。那时,有人想到将核武器弃置到太阳的方案。这个方法,虽然有花费时间长的缺点,不过不但安全而且处理廉价。于是一部分核武器,试验性地放到向着太阳落下的轨道上。 

  但是,这一部分忽然不翼而飞了。 

  到底是谁干的,为了什么? 

  有一个可能性可以考虑到。 

  说起来,要使用核武器的话,那就必须有人能将环境变得适合使用。可能是某人掌握了将Neutron Jammer无效化的方法。核能再次使用,那对地球连合来说,是非常令人激动的事。核的保有量,地球连合是远远压倒PLANT。而且PLANT,人们住在人工的殖民卫星,面对核攻击非常脆弱。

核武器抢夺事件,背后唤起了巨大的想法,一口就染上了政治色彩。而地球连合认为,为了在各种事态发展下也能应对,需要使用自己手里以外的能被自由使用的棋子。 

  于是,作为雇佣兵的劾被雇用了。 

   “的确……有这样的事啊” 

  听到劾的话,李德点了点头。 

  可是,李德是即使理解也不会就那样退出的男人。 

   “那个工作,不能取消的话,能不能推迟一点再……? 

  这是稍微过分一点的要求。就连领导也有自觉,采取保守的语调。 

   “是李德你擅自接受的。你就自己想办法完成吧。” 

   “不不,这当然不是我擅自接受啦。此次的工作原本就是伊莱杰接受的。” 

   “什么?” 

  伊莱杰是劾他们Serpent tail的成员,是原来从属于ZAFT军的调整者Mobile Suit?驾驶员。 

  根据李德的说明,伊莱杰根据ZAFT军的委托,好象得到了追迫逃兵的工作。 

  伊莱杰虽然是调整者,但是身体上的能力和自然人同等程度。到底是父母所期盼的,还是偶发性的事故已经不得而知,不过,为此他在优秀者众多的ZAFT中被自卑感所袭,因此几乎以接近逃脱的形式辞去了军队。 

  那个伊莱杰,反过来要追赶来自ZAFT的逃脱兵…… 

   “到底,为什么接受了那样的工作呢” 

   “你想一想,他不是就做了逃兵吗?” 

   “的确是伊莱杰的思维方式。” 

  伊莱杰是很容易感情用事的类型。那里是伊莱杰有人情味的魅力,同时也是作为雇佣兵的弱点。 

   “接受了任务的伊莱杰,很容易就发现了逃兵。可是,那家伙好像怎么也不去逮捕那个逃兵。” 

   “有变成那样的可能性,我自己也明白。这也好。如果他有作为雇佣兵的自觉,在最后还是会完成任务的吧。我相信伊莱杰。如果我这时去帮助,虽然会帮了他,不过从长远来看,对伊莱杰无益。” 

  劾的言词,通情达理,就连李德也无法从正面反驳。 

   “的确如此……但是,这里还有一个令人在意的情报。” 

   “是什么?” 

   “其实伊莱杰追赶的逃兵,在战斗中好象有几次杀了自己的同伴。ZAFT军的正式资料早已抹消了。” 

  劾不认为伊莱杰打算帮助那样的人。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不过,即使是那样现在的劾也不能做些什么。 

   “而且,如果伊莱杰继续这样的话会背叛委托人,伤及Serpent tail的金字招牌。” 

   “即使这样也没办法啊。我不能背叛我的委托人。更不用说,放弃地球连合的工作,去完成ZAFT军的工作吧。” 

   “我明白了。那么,这样吧。劾完成了接受的任务后,不去伊莱杰那里看看吗?我想在那之前,伊莱杰大概也能自行完成任务。但是,还是为了慎重起见。工作是不是顺利,希望你确认一下。” 

  这是李德特有的说话技巧。这个建议,没有拒绝的理由。而且,如果拒绝了建议,劾就会对伊莱杰的事,产生某种程度的责任。结果,就必须很快地处理连合的委托,然后去伊莱杰那里。 

   “我明白了,伊莱杰在哪里?” 

   “不用急着过去,在拉格朗治点4的中立殖民卫星?利蒂亚” 

   “OK,尽可能去” 

   “拜托了啦” 

  留下笑嘻嘻的李德,劾走进格纳库的深处。

——利蒂亚。 

  据外界所知,那是一个中立的殖民卫星。 

  它不是在PLANT采用的天平型,而是圆柱型的殖民卫星。 

  原本是从属于连合的国家所拥有的东西,不过由于老朽化严重,现在使用上快接近接受废弃处分的日子了。利蒂亚由于失去了作为殖民卫星的价值,反过来使宣言中立成为了可行。 

  除了PLANT以外的殖民卫星,就像前者一样,是地球上某个国家的殖民地一般的存在,能够完全独立的屈指可数。以中立殖民卫星而有名的Heliopolis,也是地球上的奥布联合首长国的所有物。Heliopolis一边表面上倡导中立,一边在背面开发着地球连合的Mobile Suit。在这个真相传到ZAFT军的瞬间就被袭击了。 

  作为劾的爱机的Mobile Suit,ASTRAY?Blue Frame,也在这个事件的背后在Heliopolis得到的。 

连原本拥有利蒂亚的本国,对中立宣言采取忽视或者应该说是宽大处理。这是建立在“无价值”这样的脆弱的冰面上。 

  利蒂亚内部和外表一样,老朽化仍继续着。以前,能送到整个殖民卫星的动力,现在只能送到一部分地域。即使送到了,也必须提供给生命维持装置使用。结果,在殖民卫星内部,人们过着在地球上距今几个世纪前那样的生活。 

  伐木取火,人们围着火堆集结着。 

  从聚集的人群,还不能一下子就找到共同点。有许多的人种,跨越了广泛的年龄层次。虽然从外表上分辨不出,不过在自然人之间,好象也掺杂了为数不少的调整者。 

  他们是接受了利蒂亚的中立宣言,为了逃避战火而从外界来的人们。现在,从开始就一直住在利蒂亚的大部分的原居民们,不是返回了本国就是移居到其它的殖民卫星。 

  从包围着火堆的人们之间,音乐开始传出来。 

  那是少女甜美的歌声。 

  那是前几天进行的“血色情人节一周年仪式”的广播录音 

  在场的所有人都沈醉于少女的歌声。 

  伊莱杰也在他们之中。 

  伊莱杰虽然身穿ZAFT的军服,不过那与正规品不同,施给过改造。脸上有长长的伤痕。可是,就像遇见的全部人都屏气吞声那样,他的脸非常英俊,连伤痕也不会损及其美丽。 

   “伊莱杰,我现在非常幸福。” 

  坐在伊莱杰旁边的男人跟他说话。这个男人也身穿ZAFT的军服。但是与伊莱杰的不同,幷没有施加改造。不知道为何,头上挂着一副耳机。头发如同军人那样很短。年龄和伊莱杰是同一代人,十八九岁的年轻人。但是,从外观上让人留下更年轻的印象。 

  那个男人象少年一样的表情,和服装相反,远远不像一个军人的形象。 

   “威亚。” 

  伊莱杰说出眼前的男人的名字。 

  那就是PLANT的英雄,ZAFT军的逃兵,是伊莱杰应该追捕的调整者的名字。 

  伊莱杰看着威亚的眼神,就像是看着好友一般。 

  威亚也用同样带着光辉的眼神看着伊莱杰。 

   “谢谢你。象你一样的人,作为我的追踪者,我多么幸运啊。” 

  伊莱杰得到李德的帮助,查明威亚在这个殖民卫星。 

  虽然伊莱杰马上就来到了利蒂亚,不过与威亚接触的时候根本没有交战的打算。在ZAFT军时代已经落后的自己,也应该不能战胜英雄。他有另外的目的。 

  伊莱杰在ZAFT军时代有好多次看见威亚的身姿。虽然和自己一样的年龄,但是一边是英雄,而自己…… 

  当听说那个威亚逃亡的时候,伊莱杰怎么也想遇到他,试着询问逃亡的理由。 

  在这个殖民卫星,与威亚初次相遇的时候,看到伊莱杰而惊恐的表情呈现在威亚的脸上。 

  可是,马上就以暖和的笑容面对伊莱杰。 

  那就象能将冰块一瞬间溶化一样的充满温暖的变化。 

   “你,是为了捉住我而来的?” 

   “……” 

  伊莱杰被人称英雄的男人的笑容所吸引,没能立刻回答。 

   “看到那身军服就明白了哟。” 

  威亚似乎将伊莱杰的沉默理解为对“为什么知道自己是追踪者?”的疑问的表示。 

   “不,我不是ZAFT军。不,虽然是追踪者……” 

  (到底我在说什么?冷静一点!)

伊莱杰对自己的没用感到难为情。 

   “我是Serpent tail的伊莱杰?基尔。是为你而来的。” 

  伊莱杰向威亚传达了自己是雇佣兵,接受了ZAFT军雇佣来这里的事。威亚知道了伊莱杰是来捉自己的人,也没有特意打算逃跑。 

  说完大概的说明之后,伊莱杰试着向威亚提出自己本来的目的,也就是疑问。 

   “为什么,被人称作英雄的你,会逃亡?” 

  一刹那,沉默支配了二人之间。 

  不久,威亚终于慢慢地回答。那不但是充满了彻底的考虑,而且是言词带有内心一样的感情的语调。 

   “可以说….是察觉到了…..战斗的空虚吧。” 

   “……” 

  但是那个不是能满足伊莱杰的回答。所谓“战斗的空虚”,简直象庸俗的和平主义者的言词一样。 

  领会到伊莱杰不相信的表情,威亚继续说。 

   “我用了过分平凡的话回答,对不起。但是,事实就是那样。我讨厌战斗。对靠在战斗中杀死自然人而成为‘英雄’的自己感到恶心。” 

  威亚看着远方。看着那里就像看着过去的自己吧。 

   “我真的想过自杀,不过我没有那样的勇气。我从未想到,有一处我真的能养活自己,自己能尽自己所长的地方。” 

   “那么,这里是吗?” 

  面对伊莱杰的问题,威亚的回答极为简单朴素。只有一句话,满面浮起笑容的他回答了。 

   “是!” 

   “这里,有什么吗?” 

   “让我解释给你听吧。要是你的话,可以信得过。” 

  威亚对伊莱杰说的,是一个雄壮的梦想。 

  这个殖民卫星,有众多为了逃避战火而聚集的人。他们的愿望是只有一个。是想住在没有战争的世界。可是,在自然人和调整者之间的全面战争被展开的这个地球圈,没有战斗的地方几乎不存在。 

  剩下的方法,就只有离开地球。 

  就这样,地球圈脱离计划发动了。 

  将殖民卫星本身改造成巨大的宇宙飞船,准备用它逃出地球圈。 

  目的地,决定了是木星。 

  在木星,有在宇宙开发初期的阶段时建设的太空站基地。 

  那是最初的调整者的乔治?葛伦乔治为探索木星而使用的基地。他在这里的活动的时候,在木星的卫星Europa,发现了巨大的异生物的化石。 

  现在,被命名为“证据01(Evidence 01)”的那个化石,作为宇宙开发的里程碑,保管在PLANT的Aprilius市。 

   “我们抛弃战争的世界,成为和平的宇宙生物们的朋友 

  提出了这个看起来不可能的标语的利蒂亚的人们,经过反复努力,终于到达计划的最后阶段。 

   “这里的人们,把生命作为赌注押着在这个计划上。可是,如果这个计划被地球连合和PLANT知道的话,不知道事态会变成怎样。可以想象到他们会竭尽全力阻止。” 

   “如果变成那样的话,你会为了他们作战吗?” 

  面对伊莱杰的问题,威亚用力地点了点头。 

   “那才是有意义的战斗吧。” 

  威亚的语调没有一丝犹豫。有着只有坚定信念的人才拥有的言词的力量。 

  伊莱杰的内心被威亚的言词所搅乱。 

  (现在,自己应该做的事是什么?) 

  幷不短的时间在二人之间流逝,不久,下定了一个决心,伊莱杰慢慢地张开口说。 

   “那么,我也决定等到那个时候。怎样处置你才好?那个,在那之后再说吧。” 

   “谢谢你伊莱杰。我真的是幸运的男人。感谢上天让我与你相遇。” 

  威亚紧紧地握住伊莱杰的手。在那里,追踪的人和被追踪的人已经不存在了,有的只是朋友。

为了殖民卫星的脱离,除了居民以外还有许多人也在帮忙。尤其是为了将殖民卫星改造成宇宙飞船,来了相当多的废物商。 

  为使殖民卫星能承受长距离的航行,必须强化外壁。另外,最重要的是航行用的发动机。 

  现在,原来为殖民卫星提供推力的装置之类的东西,全部没有安装。在殖民卫星的一端,在本来安装推力装置的地方是一只巨大的碗。那个是什么推进装置,还是有另外的目的,伊莱杰也猜不到。 

  看着殖民卫星改造工作的伊莱杰,发现了在工作机器中一台熟悉的Mobile Suit的身姿。 

   “那不是ASTRAY吗……!” 

  劾来了的吗……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不过马上就否定了。眼前的ASTRAY是红色的。那是废物商少年罗驾驶的Red Frame。 

  在Heliopolis事件中流放到这个世界的ASTRAY,除了劾手上的Blue Frame以外还有一台。 

   “话是这样说,又遇见了。” 

  伊莱杰的脸上不禁浮现出苦笑。 

  看起来,自己好象被看不到的命运之线和那个废物商系在一起了。 

  虽然也想直接去寒暄一下,不过还是不要了。 

  如果没有什么事就去见面的话,自己就不得不说出来这里的理由。将有关任务的内容告诉别人,是禁忌。虽然任务已经是快要不能完成的状态,不过这幷不足以成为可以说出秘密的理由。 

 

  伊莱杰和威亚一起过的时间增加了。 

  二个人的时候,伊莱杰尽量向威亚问了许多的事。 

   “为什么加入ZAFT军?投身于战斗的理由呢?” 

  对于伊莱杰的问题,威亚反问一句。 

   “你离开了军队之后,为什么也成为雇佣兵继续战斗?” 

  问威亚的问题,就那样还给自己 

  威亚不能对那个问题作出回答。 

  虽然伊莱杰是一直为能力性的情结而痛苦而离开ZAFT军,不过辞去军队后为了生计也必须做点什么。结果,为了在此PLANT外边的世界生活,能活用“身为调整者”的价值的就只有成为雇佣兵。 

  当然,为此也付出了努力。人们对作为调整者的伊莱杰的期待,很大程度地超过实际情况。伊莱杰全身留下的疤痕,是在新人雇佣兵时代留下的。有好多次快要死了的时候,他拼命地挣扎着生存下来了。 

因为有那样的经历,伊莱杰成为雇佣兵中被称作一流的层次。 

  在达到这样的过程中,面对任务,能体会到在军队的时候感觉不到的充实感。 

   “那应该是为了自己而战吧?” 

  倾听伊莱杰的话的威亚回答。 

“总之,我也是为了自己的战斗,而脱离军队的。” 

 

  某个时候,伊莱杰试着向威亚透露了自己的境遇。 

  为什么,自己虽然是调整者,但是却没有应有的身体能力呢? 

  为什么,只有外表能调整得这样美丽? 

  威亚的回答令人意外。 

   “这说不定是父母所期盼的。” 

   “为什么?为什么让我成为中看不中用的人!” 

  伊莱杰咆哮了,马上就后悔了。这样对威亚是没有意义的。 

   “抱歉,不知不觉就兴奋起来了。” 

   “我也应该说得清楚一点。大概,你的父母,幷不希望在你身上放上更多的东西吧?我想遗传基因改造,幷不一定要以高处作为目标哟。只是,希望你能健康。因此,让你成为调整者。外表的话,说不定是天生的吧?” 

  (是那样的吗?) 

  威亚似乎没有怎么考虑就作出的回答,让伊莱杰的心情解放了。 

  就因为只有这样的身体,才比别人加倍努力。现在才能作为雇佣兵而出名。是自卑感让自己变强的。 

  自己的强,不是人为地对遗传因子进行过改造的东西。全部都是靠自己的努力挣得的能力。还有那份自傲,还有那份自信。 

  父母是鉴于这样考虑,才把自己做成调整者吗? 

  伊莱杰没有知道那个回答的方法。 

  不过有一件事可以说,那就是不再讨厌现在的自己。

殖民卫星内部的人们,只要有空就倾听“血色情人节一周年仪式”的录音。那幷不是为了悲伤地想起悲剧,而是为了听在那个仪式游荡的少女的歌。

那个少女的事,在调整者之间是无人不知。她是PLANT的最高评议会议长西格尔?克莱恩的女儿,拉克丝?克莱恩小姐。 

  当然,身为调整者的伊莱杰也知道那个少女的存在。 

   “这是多么美丽的歌声啊” 

  同意威亚所说的那样,伊莱杰也衷心地点了点头。 

  虽然在从属于ZAFT军的时候已经听过那个歌声几次,不过没有在这里如此刻骨铭心。 

  (是状况使然吗?) 

  因为威亚也是在ZAFT军待过的,应该听过拉克丝的歌好多次。 

   “我,到这里之前对这个歌没有兴趣。即使歌流动着,也听不进耳里。其实我是,Noise Junkie。” 

   “Noise Junkie?” 

  伊莱杰对不耳熟的言词稍微侧了一下脑袋。 

   “世间上,有各式各样的成瘾。我的情况,是噪音。对别人来说刺耳的噪音,对我而言是不可抗拒的快感。”

  威亚往挂在自己颈下的耳机指了指。 

   “这个,坏掉了。传出来的,只有噪音。在军队夜以继日地战斗的时候,从未放开过这个。没有了这个可战斗不了哟。” 

  可是,现在听着拉克丝小姐的歌,好像也不用渴求噪音了。至少,伊莱杰一次也没有看过威亚自由地享受噪音。 

   “不可思议啊。因为歌,我有了新的发现。” 

   “发现了什么?” 

   “自己里面的另外一个我……吧?” 

   “……那样吗?” 

  伊莱杰试着思考“自己里面的另外一个我”。 

  可是,现在除了自己以外,就察觉不到其它的自己了。对此稍微感到遗憾。如果能看到更好的自己就好了……..他是这样想。 

  拉克丝的歌,也支持着殖民卫星内的所有人。调整者少女唱的歌,解救人们的心。说不定拉克丝的唱歌才能也是通过基因调整获得的吧。伊莱杰不清楚是好事,还是坏事。只是,歌本身,没有什么罪可言,只有听了歌的人的心,才能作出评价。

和平的日子,被突然的来访者打破了。 

  当天,刺耳的警报声,将伊莱杰叫醒了。 

  从来到这个殖民卫星,是第一次经历到这种情况。 

  出现在伊莱杰前的威亚,惊慌失措。 

   “地球连合的舰队接近中” 

   “什么!” 

  对着奔向Ginn准备出击的威亚,伊莱杰传达了自己也去帮忙的想法。 

   “谢谢。但是,不能给你添麻烦。” 

   “麻烦?如果你被地球连合抓住成为俘虏,我的雇佣兵的信用就会掉到地上。我是为了自己而战。只是那样。说起来英雄威亚应该用不着帮助。” 

   “没有那样的事。” 

  威亚打心底出来的好心情的笑容向着伊莱杰。 

  但是,那个笑容,在威亚低头把耳机贴到耳朵上的同时消失了。 

  那时,伊莱杰看到,不仅仅笑容消失了,还觉得威亚的表情变得象寒冰一样。

进入了Ginn的伊莱杰,马上出来到殖民卫星外边。 

  威亚的Ginn在外边等着。 

  伊莱杰的Ginn,是头部装备了破坏刃的改造机。 

  威亚的Ginn也是改造机。 

  两肩的装甲,左右大小不同。右肩膀的装甲有着能覆盖整个手臂那样的大小,就那样也起着盾牌的作用也。全身被涂装成通红色。红色是ZAFT军尤其特别的颜色。红色的军服只容许精英穿着。能将涂成红色的机体的他,说不定因为是特别的“英雄”吧。 

  武装方面,伊莱杰的Ginn 是火箭炮,也有着预备的机关枪。威亚的Ginn装备着和普通的Ginn一样的机关枪和剑。 

  在殖民卫星外边和威亚汇合的伊莱杰,立刻进入侦察行动。 

  在利蒂亚附近由于没有Neutron Jammer的影响,所以能使用雷达。 

  当然,如果被敌舰装载的Jammer发动的话雷达也会无效化,不过这本身就使察觉敌人的接近变得可能。 

  在雷达上与地球连合的舰队有相当的距离。 

   “敌人还很远” 

   “不,敌人就在身边。” 

  威亚的言词没有平时的明快。 

   “厄,在哪里?” 

   “在这里呀!” 

  那样说的同时威亚的Ginn的机关枪喷出火苗。 

  伊莱杰仅在毫厘之差之间避开了。 

   “威亚,为什么!” 

   “哼哼哼哼” 

  伊莱杰听见的,是至今从未从威亚口中听到过的引人不快的笑声。 

   “你,被骗了。” 

  那个简直就像是有另外一个人使用威亚的口说着一样。象重叠到威亚的声音一样地,噪音的声音激烈地传出着。那是从威亚的耳机中漏出来的声音。 

   “你……究竟是谁!” 

   “威亚。但是,不是和你相好的威亚。我是货真价实的英雄威亚。”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真笨啊。威亚有双重人格啊!” 

  那是冲击性的表白。 

  那个威亚……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能理解现在威亚的变化了。 

   “你是威亚的压力所逼出来的虚假人格。快点消失!把真正的威亚还回来!” 

   “喂喂,请你搞清楚,不要说我是冒牌货。我也是一个人格。而且,要说起来的话我才是正牌啊。证据是,我即使被那个想得过于天真的人格支配着身体的时候,也在那家伙的影子里保持意识。相对的,那家伙,在我醒来的时候就会睡着。总言之,现在掌握这个身体的主导权的是我。我才是正牌。 

  威亚曾接受记忆障碍的治疗。 

  记忆障碍,是指有一段时间的记忆丢失了。显然,这个可怕的人格呈现在表面的时候,因为威亚睡着了,所以幷没有那段时间发生了的事情的记忆。 

   “那家伙,忘恩负义,背叛了我这个英雄。” 

   “怎样回事!?” 

   “那家伙是为了战斗而诞生的人。但是那家伙怎么也不能充分活用那个才能。于是,我替换了那家伙,用这个非常棒的身体一个劲地杀死敌人。” 

  威亚完成了被称为英雄的战斗的时候,身体就是被这个人格支配的。 

   “尽管如此,那家伙逃脱了军队。幷且,还打算逃到没有战斗的世界,恶心地配合着那些家伙。这样不是对我的反叛吗!嘿,现在所有事都付诸东流了。现在的话,军队将会带来有趣的事。在这个殖民卫星里的人,将会带着希望,受到连合舰队的攻击而迎接他们的死期。哈哈哈哈,是不是很有趣呢?” 

   “……你这个家伙!” 

  地球连合的舰队突然出现。将它们召集过来的,肯定是这个家伙。 

  在威亚说的言词背后,迅速地传出着刺耳的噪音。可是,威亚说的言词比那个噪音要刺耳几倍。 

   “绝对不能饶恕!” 

  伊莱杰的瞳孔里冒出红红的火焰。 

   “哦?你认为能打赢我吗?我这个英雄威亚!” 

  以这个言词为开场白,威亚的Ginn开始了行动。 

  右手握住的机关枪,喷出了火焰。 

  切开没有减低速度的空气所阻挡的宇宙空间,子弹飞过来了。 

  没有声音。 

  也没有风压。 

  在地面上理所当然有的预兆一个也没有。 

  宇宙本身就是死寂一片。 

  伊莱杰使自己的Ginn急速反转。

同时开始反击。 

  顺手取出在背包下固定的一挺机关枪。 

  伊莱杰的Ginn右手架起火箭炮,左手手持机关枪,同时发射。 

  但是,目标幷不相同。 

  右手的火箭炮,一直瞄准敌人。 

  可是,另一边的机关枪,向着敌人的上空射击。 

  无论是Mobile Suit还是战斗机,向前进方向以外的方向进行的回避行动,是不可能的。 

  如果利用这点的话,故意让目标避开直接瞄准的炮弹,让他被向上方发射的子弹命中。这是伊莱杰在实战经验中学会的必杀攻击。 

  但是,这种攻击幷不能打倒英雄。 

  威亚的Ginn,与预料相反幷不向上面逃跑,而是将机体一直向后方拉。很快就与伊莱杰的机体拉开了距离。 

  由于这样,机体与首发炮弹的相对速度被抵消了。如果将相对速度抵消了话,子弹就像停在那里一样。 

威亚用准确的射击,击落眼前的火箭炮弹。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也不是代表谁都能这样干。 

   “你,真有趣啊~~。这样的作战才称得上有意义。” 

  威亚染上了噪音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次轮到我了!” 

  威亚的Ginn的机关炮喷出火焰。 

  同时本体,一边加速一边突入。 

  伊莱杰向上面避开从正面瞄准的最初的子弹。 

  射击的同时突入的威亚的Ginn,擦肩而过,用剑斩到伊莱杰的Ginn上。 

  幸好刀口很浅,不过右肩受到了损坏。右腕的活动一口气变得迟钝。 

   “怎么啦,让我整理一下你的攻击模式吧。如果子弹的攻击是向着自己的机体的话,就根据对手的动作随机应变。嘿嘿嘿。即使这样,你自己向上面逃跑,预测稍微有点落空了啦。我赌你的机体是向右面移动的。” 

  经历了不知多少次地狱般的战场伊莱杰才体会到的攻击,不但十分容易地被模仿了,而且被还以更强力的攻击。而且,伊莱杰也陷进了自己编出的攻击的陷阱,自己向上面逃跑的。这次多亏威亚预想向右面逃跑,才没有得到致命伤。 

   “被自己的傻所救了。” 

  真的很羞耻。 

   “再来一次!” 

  可是,现在虽然以其为耻,但也感谢自己的幸运。 

  威亚再一次放出了枪击之后突入。 

   “可恶!” 

  一刹那,在伊莱杰的心中出现了一个大字,“死”。 

  (我要死在这里吗?) 

  那个瞬间,伊莱杰体内的另一个自己呼喊。 

   “我不能死!” 

  伊莱杰有了觉悟。普通的攻击是不能击破英雄的。如果是……. 

  伊莱杰用细微的操作,只避开威亚的Ginn放出的攻击中对驾驶舱的直接射击。除此以外,毫不介意。无数的枪弹贯穿机体,激烈的冲击震动着身体。 

  可是,伊莱杰承受住那个冲击。 

  在驾驶舱的正面显示器上,映照出以非常高的速度突入的威亚的Ginn。 

  敌人手握的剑在闪耀。 

  但伊莱杰幷没有尝试避开。 

  下面的瞬间,借助移动速度的一击将伊莱杰的Ginn切开。 

  但是,毫无疑问伊莱杰也不会只是挨打而不出手。 

  在受到攻击之前的一刹那,伊莱杰的Ginn的头部转动了一百八十度。 

  然后,就那样用头部安装的巨大的剑向下挥动。 

  为了攻击而加速的威亚,无法避开。头部的剑,深深地刺进威亚的Ginn。 

  这就是伊莱杰的舍身攻击。 

  互相将剑插进对方的二台机,就那样失去了控制。 

   “有两下子!垃圾…….对我这个英雄大人!但是,胜负未分啊!” 

  威亚的Ginn再次重新架起机关枪。 

  极度的接触状态的两台机,以这个距离避开发射的子弹是不可能的。只要看清方向射击也全弹命中吧。 

   “……” 

  但是,不知等了多久,子弹也没有被发射。 

不久,伊莱杰听到了熟悉的歌。 

  天使般的少女的歌声。 

  这是威亚喜欢的拉克丝的歌。刺耳的噪音也消失了。 

   “威亚……难道是……” 

  回答了伊莱杰那个问题的,的的确确,就是作为朋友的威亚。 

   “抱歉,伊莱杰。” 

   “你,真的是你吗?”

“啊,就是这样”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全靠这个曲子。在这个曲子播放的期间,我就能封印住背面的人格。背面的人格听到这个曲子的时候,就会陷入睡眠状态。显然,象背面的人格支配这个身体需要噪音一样地,对于我来说,好象需要这首拉克丝小姐的曲子。我想要逃亡的时候,也在播放着这首曲子。因此我发现了这点。” 

   “可是,哪里播放着这首曲子?” 

   “其实是这样的。为了能让耳机传出拉克丝小姐的曲子,我先前拜托了某个废物商修理。到现在才能播出来,看来还没有很好地修理。不过因为战斗的冲击,就开始了工作……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停下来了。” 

  然后,威亚停了下来。 

  伊莱杰预感到他接着打算说什么。 

  可是,那是伊莱杰不想最听的言词 

   “杀死……我吧,伊莱杰” 

  这句话,从威亚的口中溢出,传到了伊莱杰的耳朵里。 

  背景的天使般的歌声持续着。 

  (如果这首曲子能永远继续下去……) 

  可是,伊莱杰知道这如秋叶落地一样是无法实现的愿望。 

   “拜托了,伊莱杰。” 

   “绝对不行。……对了,现在就带你回殖民卫星去给医生诊治。那样的话,一定能把你治好。” 

   “很可以,不过,已经不行了。实际上,二个我之中到底哪边才是真正的自己,我自己也不明白。如果治疗的话,也有可能是我这个人格消失了。而且,我流了许多血。也沈醉于被称作英雄。虽然不能看到殖民卫星出发,有点遗憾,不过……拜托了,下手吧。” 

  好友的愿望合情合理。那样做在理性上也能理解为最正确的事。 

   “我做不到……威亚,我当你我最好的朋友。杀死那样的你……” 

   “正因为是朋友,才希望被你杀死。这只能拜托你了。” 

  在这里杀了威亚的话,就等于拯救了他。 

  那毫无疑问是正确的事。他是这样期盼的。 

  即使是这样,但是,伊莱杰自己明白。 

  自己还是下不了手。 

   “曲子快要结束了。拜托了如果曲子就这样结束的话,我将不会是我,会杀死你的。” 

  那不是推测而是事实。 

  如果曲子结束,作为朋友的威亚变回嗜血的英雄威亚,伊莱杰连万分之一的生存率都没有吧。 

  尽管如此……。 

   “抱歉,我,还是无法向你开枪。让我与你把这首曲子听到最后吧。” 

  那个是伊莱杰现在唯一能完成的事。 

  曲子安静地飘荡。 

  飘荡。 

  在受伤的两台Ginn中,两个调整者一起听着那个。 

  殖民卫星应该在推进着飞往木星的脱离准备吧。 

  幷且,为了阻止它的地球军的舰队也应该接近了。 

  但是,这些对于现在的二人全部没有关系了。 

 

  然后,曲子结束了。

“再见了,伊莱杰”  

   “再见了,威亚” 

  彼此叫了对方的名字之后,响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伊莱杰紧握发射机关枪的扳机。可是,扳机扳不动。双眼闭上了。那样的话,这个简直蛮不讲理的世界,全部在他面前消失了,这正是他所祈求的。 

  一瞬间之后,强烈的冲击在机体游走。 

  (我,死了吗?) 

  为了确认答案,伊莱杰张开了双眼。 

  伊莱杰还活着。 

  取而代之的是威亚的Ginn的驾驶舱被贯穿了。 

  那个漂亮的弹痕是光束的攻击。 

  刚才的冲击,不是伊莱杰的Ginn被攻击了,而是攻击威亚的Ginn的冲击传到了。 

   “是劾吗!?” 

  装备了光束武器的Mobile Suit幷不多。 

  劾的爱机ASTRAY?Blue Frame,是那样稀有的Mobile Suit的其中一架。 

   “伊莱杰……没事吧?” 

  通讯机中传来的声音,是与预料一样的人。 

   “劾……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进行着我的工作。现在与地球连合的舰队一同行动。” 

  讥讽的是,由于英雄威亚通知了地球连合,劾才会出现在这里。结果,那家伙自作自受,丢掉了生命。 

   “劾,你为什么要战斗?” 

  从半坏的Ginn救出来的伊莱杰,一看到劾,首先问了这样的问题。 

   “怎么啦,为什么,想听说那样的事?” 

  自己,也不明白为何想这样。 

   “不,只是想听听看。” 

   “听了之后又怎么样?我的理由只是属于我的东西。你也要寻找你自己的理由。如果被别人的理由影响,结果只会产生迷惑。痛苦和迷惑,这全部都是你自己的东西。” 

   “……” 

  劾的说明,简单明了。 

  结果,自己的事只能靠自己。 

  无论出生怎么样,生活得怎么样。 

   “地球连合的舰队正在迫近。我是他们的先行军。请详细地说明在这里发生的事。” 

   “啊” 

  无论如何,也要让殖民卫星的脱离计划成功。这就是现在的伊莱杰唯一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