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金刚 高达模型
海贼王 圣斗士 星战
科幻拼装 机甲成品 日系手办
美系周边 特摄周边 GK 扭蛋
好贴 网店推荐 新品速递 荐货频道 78动漫论坛
评测 实体商家 ACG档案 78军模网 78军模论坛

波巴·费特

状态:已认证 词条完善度: 词条名本体:波巴·费特 热度:6,755
Boba Fett、波巴费特和波巴·费特是同义词。
类型:动漫人物/机体
母星:卡米诺
种族:人类
性别:男
身高:1.83米
武器:曼达洛战斗盔甲、EE-3爆能步枪
座驾:“奴隶一号”
隶属:赏金猎人
声优: 未知

介绍

我来修改

  电影

  追捕者波巴·费特的脸藏在头盔里,他那身独特的盔甲会使逃亡者心中产生巨大恐慌。他是个有传奇色彩的赏金猎人,帝国和黑社会组织都曾雇用他。他崇尚金钱,沉默寡言,心狠手辣。

  费特总是小心翼翼地掩饰他的过去,为他的身世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他其实是个克隆人,是他那身手不凡的“父亲”詹戈·费特的完全基因复制品。从詹戈那儿,波巴学到了许多有用的求生和战斗技巧,虽然他还是个孩子,却已能自如操作枪炮。

  

  费特在卡米诺星球上与世隔绝的城市里长大,这样他不仅能躲避那永不停息的风暴袭击,还能避开他父亲的职业生涯中那些残酷的纷争。一位顽强的绝地武士欧比-万·克诺比的出现改变了小波巴的一生。克诺比被派来追捕企图刺杀纳布议员的赏金猎人。正当费特父子俩闻讯准备从卡米诺逃走时,赶来的克诺比同詹戈扭打在一起。小波巴用费特的星际飞船“奴隶一号”上的激光炮火压制住绝地,帮助父亲脱身。

  

  从卡米诺逃亡后,费特父子二人来到吉奥诺西斯星球,詹戈的资助人就住在那里。波巴本想观看他父亲的敌人如何被执行死刑,但绝地不会那么轻易就屈服。绝地的援军赶到吉奥诺西斯解救了他们的同伴,一场大战也随之爆发。詹戈冲进战场,却被绝地大师梅斯·温杜杀死。波巴目睹了父亲的死,他惊呆了。当吉奥诺西斯大战全面爆发时,他捡起詹戈的头盔紧紧抱在怀中。

  

  在帝国统治时期,波巴·费特成为银河系中最卓越的赏金猎人。波巴·费特的盔甲就像他父亲的一样,是一套配备了火箭背包的全副武装太空服。他的护手里安装了火焰喷射器和绳索发射器。他的护膝里藏有火箭飞镖发射器。他的肩膀上挂着一些穗状物——都是从他的猎物那里得到的战利品——是他致命性的有力证据。

  

  在霍斯战役结束后不久,达斯·维德急于捕获在逃的起义军飞船“千年隼号”。为此,他雇来了一群鱼龙混杂的赏金猎人,具有传奇色彩的费特也在其中。维德特别对费特强调必须活捉“千年隼号”上的船员。从黑暗尊主“不要碎尸”的命令可以很明显地看出,他深知费特其人其道。

  

  费特成功地跟踪了“千年隼号”,从霍斯一直到贝斯平。费特和维德比“千年隼号”早一步赶到这颗气态巨行星。他们给那些倒霉的船员设下圈套。费特是个精明的谈判者,他除了得到抓获船员的赏金外,还得到了汉·索洛的处置权。这个赏金猎人准备再去邪恶匪徒赫特人贾巴那里领赏,因为对方在悬赏缉拿索洛。

  

  费特驾驶他的飞船“奴隶一号”将被碳凝的汉·索洛迅速带离贝斯平,最终抵达塔图因。他把索洛交给他的临时雇主贾巴,又得到了几千块赏金。费特留在了贾巴的宫殿里。当索洛的朋友们赶来搭救这个被碳凝的走私者时,费特也在场。

  

  在经历了劫狱事件后,贾巴把他的俘虏们带到了塔图因的大漠深处,准备把他们推进巨大的卡孔大坑里处死。沙洞中栖息着巨型怪物沙拉克,它能用数千年消化猎物。在卢克·天行者的带领下,索洛的朋友们没有掉进沙拉克口中,而是起来反抗囚禁他们的人。在随后的混战中,费特加入了战斗。

  

  刚从碳凝中被释放出来的索洛因休眠症而暂时失明。他挥着一把振动斧无意中狠狠地击中费特的火箭背包。突然启动的背包把这个赏金猎人带到空中,失去控制。费特飞撞在贾巴的风帆游艇一侧,然后跌跌撞撞地滚进沙拉克口中。随着这个沙漠生物打了一个令人恶心的饱嗝,银河系最臭名昭著的赏金猎人波巴·费特的职业生涯看似结束了。

  

  衍生宇宙

  不少关于波巴·费特出身的传奇广为流传——也许这是蓄意的,因为以讹传讹的背景故事中真假参半的不确定性只会为他增添神秘又凶残的光环。在一个传说中费特是一名杀死自己指挥官的冲锋队逃兵。另一个故事里,他是一群传说已被绝地武士消灭的曼达洛战士的头领。第三段叙述则说他是一个叫贾斯特·梅里尔的协晨星帮工守护者,因被指控背叛而选择用面具隐匿身份。

  

  费特对自己幼小、脆弱的年岁秘而不宣。那些他在布置简约的卡米诺公寓里与玩具相伴的日子,他的监护人汤·韦和MU-12,他与父亲分享捕捉巨浪鱼的恬静时光——所有这些平静的记忆都被埋藏在因复仇欲和怨恨感而产生的冷酷无情之下。

  

  詹戈死后,波巴依靠着他的“黑皮书”收拾起支离破碎的生活,詹戈写下这份经过编码的信息单元以指导波巴独自生存。吉奥诺西斯战役后,波巴悄悄埋葬了父亲的尸体,只在坟墓上简单地标上了“J·F”。他找到了父亲的资助人——达斯·泰拉纳斯。他保存着詹戈剩余的酬金。

  

  费特早年的行动之一发生在帝国初期。受雇于赛斯·弗罗姆帮派的费特去处置年轻的陆行艇赛手萨尔·乔本及其朋友。虽然弗罗姆父子与赫特人贾巴——费特的临时雇主——为敌,但这位猎人还是为了偿还欠弗罗姆的一个人情而接下合约为其效命。

  

  当时,费特的机器人BL-17被用来在乔本的机器人R2-D2和C-3PO之中制造混乱。在不知道乔本的陆行艇“白女巫号”被安装了炸弹的情况下,费特携改装后的“银色陆行艇号”赛艇参加了邦塔陆行艇大赛。在试图用磁力束捕获乔本时,费特将炸弹拉进自己的陆行艇,把它炸毁了。因损失了陆行艇和机器人而被激怒后,费特抓住弗罗姆父子并交给了赫特人贾巴。

  

  作为一名得到许可的帝国执法者,费特在许多场合为暴虐的政府效劳。一份报告中提到,他曾让义军间谍去缴获一枚感染了帝国昏睡病毒的神秘护身符,然而与此事件相关的记录依然属于机密而无法证实。另一份报告披露了费特受雇于达斯·维德,在天寒地冻的奥塔星球追捕一名代号“鼹鼠”的义军间谍。

  

  雅文战役后不久,一帮赫特人贾巴的赏金猎人在霍斯星系抓住了汉·索洛、卢克·天行者和丘巴卡。赏金猎人们将把三名义军成员押送到曼特尔兵站,在那里由波巴·费特接收后再交付给帝国。猎人们中有一个傲慢的追踪者斯科尔,他在行动中笨手笨脚地放跑了义军成员。斯科尔在这一过程中被杀,害得费特两手空空。

  

  费特最终抓获索洛,正要着手把他交给贾巴时,其他受雇于维德的猎人们为了拿到对科雷利亚人的悬赏而袭击他。杀手机器人IG-88登上它异常炫目的“IG-2000”,在塔图因上空袭击了“奴隶一号”。虽然费特摧毁了这个机器人,“奴隶一号”还是遭到重创。费特不想在无法反击的情况下被抓,于是耽搁了一阵,却促使索洛的朋友们筹划了一次联合搜捕。

  

  费特身着曼达洛式的可怕盔甲。这套战痕累累的服装设计传承自4000年前,曼达洛氏族在西斯大战中与绝地争战的时代。盔甲经过高度改装,隐藏着诸多致命的特点。头盔上T型目镜内嵌望远显示屏。头盔上其余的特征包括装在太阳穴处的宽频带天线、运动与声音传感器、红外线装置和连接到飞船的内置通讯器。费特选择了一支截断的爆能科技产EE-3步枪作为武器。

  

  在沙拉克中的煎熬使费特的盔甲和身躯都饱受摧残。当他跌入兽腹时,无数纤维状吸盘将他缠绕以保持其鲜活,这是沙拉克骇人听闻的代谢过程的一部分;它会保持猎物存活几千年,直到缓慢地将其消化。沙拉克释放出毒素,令费特几乎陷入痴傻的漩涡而丧失自我。但他意志坚定,并用他的武器从兽腹中杀开生路。

  

  赤裸、重伤、无力自保的费特在塔图因的沙漠中被猎人同行登加搭救,并被他照顾直到恢复健康。费特“死”里逃生后重拾盔甲与名望,再次干起追逐赏金的行当。在恩多战役后的第六年,汉·索洛得知自己的死敌没死。虽然费特依然驾驶陈旧的“奴隶一号”,但他还有极炫目的“奴隶二号”来为自己的军火库升级。这只是他最早的两艘座驾,之后飞船编号还会一直到“奴隶四号”。

  

  费特曾多次重返卡米诺,汤·韦在那里为赏金猎人秘密培育替换用的身体部件。她请求费特追捕并消灭芬恩·夏萨,因为夏萨在克隆人战争接近尾声时参与过毁灭卡米诺的行动。距这最后一次追捕数年后,费特前往曼达洛接受对曼达洛保护者的指挥权。他发现自己被推上“曼德阿洛”的位置,成为了曼达洛战士的领袖和曼达洛星球的统治者。

  

  遇战疯人开始入侵银河之际,费特和他的曼达洛人致力于保护行星曼达洛,但随后就开始着手制造尽量多的破坏。十年后,费特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他的肝脏衰竭,组织内长满肿瘤。一个医生宣称他只有一到两年可活了;这时他无法得到汤·韦的帮助,因为她已经失踪。费特决定找到女儿艾琳,她出生于多年前,费特年轻时和另一个赏金猎人辛塔丝·韦尔的三年婚姻时期。艾琳销声匿迹,秘密追捕汉和莱娅以获得科雷利亚分离主义者思拉肯·萨尔-索洛的赏金。艾琳的女儿米尔塔·盖夫在没有暴露外孙女身份的情况下接近费特,支持他寻找自己的母亲。她跟随71岁的费特执行行刺思拉肯的任务,并且向萨尔-索洛的脑袋开了头三枪。

  

  费特和盖夫得知杰森·索洛俘获,折磨,并杀死了艾琳。遭受过孙女的敌视后,费特认为重拾曼达洛传统的时候到了。费特和盖夫启程前往曼达洛,尽管自觉不配,费特还是恢复了领袖的身份。费特得到一种血清来迅速恢复身体。他帮助曼达洛重新成为银河系的一股势力。

  

  费特发现辛塔丝还活着时陷入巨大的忧虑。她在数十年前被碳凝。回到曼达洛并从碳棺中解冻后,辛塔丝由于碳凝的折磨而神志不清、双目失明。然而米尔塔努力照顾她恢复健康。当辛塔丝开始恢复记忆时,她对波巴不再仇视。接着他们交谈了好几天,希望弥合两人在过去的情感创伤。在欢庆外孙女和格斯·奥拉德的婚礼时,他们终于相互理解。

  

  杰娜·索洛来到曼达洛请求费特帮助训练她以击败她的兄弟。费特接受了这份工作,开始教授杰娜曼达洛人的战斗方法。与此同时,娜塔西·达拉上将联系上了他,达拉从隐居中复出,协助吉拉德·佩雷恩攻占方多行星。达拉将要作为一支秘密后备力量为佩雷恩服务,而且她希望曼达洛人在必要的时候提供增援火力。银河同盟和帝国残余的舰只拒绝服从杰森·索洛日益频繁的作战命令。在随之而来的分裂中,投机的帝国总督们企图从索洛之徒塔希丽·维拉对佩雷恩的突然刺杀中牟利。达拉调遣费特的特遣小队参战,以便在星区总督委员会宣布掌权前占领“血鳍鱼号”歼星舰。

  

  曼达洛人冲入这艘军舰,在指挥中心困住星区总督和塔希丽。费特和他的士兵不留任何活口,他们向星区总督们开火,杀死了所有试图逃跑的人。他们没能抓住塔希丽,她趁杰森·索洛赶到时逃走了。费特设法去截击他们,但他在有机会下手时却没有杀死索洛。他把这件事留给了杰娜。

  

  随着战争告一段落,费特了解到帝国残余在曼达洛播撒了纳米杀手,它由米尔塔·盖夫的血液制成,被设计成能够杀死费特所有的后裔血亲。它还被设计成能无限期保持活性,逼迫费特和米尔塔只能一边设法帮助被银河同盟第五舰队攻击的曼达洛重建,一边另择新家。

  

  幕后

  费特是第一批为《帝国反击战》设计的新角色之一。他的来源可以追溯至一些落选的达斯·维德概念画。这些概念画把黑暗尊主绘成了流浪的赏金猎人。主要负责设计费特的人是概念画家拉尔夫·麦夸里和乔·约翰斯顿。令人失望的《星球大战假日特辑》电视片在1978年播出时,费特在一段11分钟的动画片段中第一次亮相。《帝国反击战》播出前,费特在日报连载漫画故事单元《冰冻世界奥塔》有过另一次出场。由于在两个故事中费特和天行者都是第一次相遇,而且卢克每次都不经意地成了该赏金猎人的朋友,所以这两个故事中至少有一个可能是杜撰的。

  

  费特是《帝国反击战》玩具系列中的第一个可动人偶。他最早只能通过邮购发售;孩子们寄来合格的购買证明,肯纳公司就寄出玩具。原本的邮购服务承诺费特将配有一个可弹射火箭的背包,但由于安全方面的规定,火箭和玩具被粘在一起后才能售出。

  

  在大银幕上,面具后面的费特由演员杰里米·布洛克扮演,而该角色的冷酷嗓音出自贾森·温格林。当他在《星球大战三部曲:特别版》中再次出场时,多名工业光魔的美工师都曾穿过那套盔甲。

  

  1984年的星球大战漫画第81集《贾瓦人的厄运》记载了费特的第一次死里逃生。一只消化不良的沙拉克把猎人吐回到沙漠。头晕目眩、记忆缺失的费特再一次撞见索洛。故事结束于费特再次滚入沙拉克,但这显然不是他的谢幕演出。

  

  1985年,费特在动画电视剧《机器人》中出现。位于多伦多的内尔瓦纳工作室已经在前述《假日特辑》中制作过一次费特的动画了。费特的第二次动画亮相出现在《决胜比赛》这一集中。

  

  1992年,黑马的《黑暗帝国》系列漫画震撼了《星球大战》宇宙。在这些全彩的书页中,读者发现费特活得很好,并再次盯上了索洛。

  

小说/轻小说作品

  
年份未知 星球大战 关联人物51

作品

  

相似页面

  
参与建设者
ACG机器人零号机 wendykan
分享到: